yesegz.com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魔王与冒险者】18:祝贺吧,新的王的诞生!

【魔王与冒险者】18:祝贺吧,新的王的诞生!


兰德死亡六天后
魔性森林,魔生树附近
  在夏洛特离开之后,克丽丝一行人在魔神布拉瑞姆面前逐渐落入了下风。她
们的攻击虽然或多或少能对魔神造成一些伤害,但在其强大的自愈能力面前可谓
是杯水车薪。虽然布拉瑞姆本可以轻松地击倒在场的所有人,但众人顽强的抵抗
反而激起了他的玩心。他尽量不采取主动攻击来让冒险者们产生可以和自己抗衡
的错觉,之后再一点点地将她们心中仅存的希望蚕食殆尽。对于魔族而言,凡人
的负面情感,尤其是绝望,可是上好的美食。
  渐渐地,众人也意识到夏洛特之前所言非虚,眼前的敌人绝非身为凡人的她
们所能抗衡的,更别说要打倒了。若不是对方出于上位者的傲慢而没有主动进攻,
恐怕她们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
  「这里是魔性森林的深处,寻常的冒险者根本不敢深入至此,也就是说——
我们不会有援军来了。」念及此处,克丽丝终于下定了决心,从口袋中取出了那
本之前由魔法师艾米赠予的魔导书,然后朝伙伴们喊道:「大家,在我施放这个
魔法之前,请务必帮我拖住他!」
  「了解!」遍体鳞伤的女战士卡拉与剑舞者塞西莉亚闻言,立刻挣扎着从地
上爬起,再度与布拉瑞姆缠斗起来。而在不远处,队伍之中的几名施法者也赶紧
催动体内所剩无几的法力,尽可能地迟滞魔神的行动。
  「终于有点意思了。」发现克丽丝手中的轰炎魔剑正在不断地从空气之中汲
取魔力,布拉瑞姆一边招架着冒险者们的攻击,一边自吹自擂道:「看见了吗,
这股力量?我已经不会输给任何人了!」说罢,他便挥拳逼退了卡拉与塞西莉亚,
然后往后退了一大步,挺胸直面克丽丝。那副举动似乎是在向冒险者们示意自己
会待在原地,任由克丽丝完成施法。
  「我绝不原谅你这家伙!你们高位魔神就由我来打倒,打倒给你们看!」看
着伙伴们一个个被击倒,克丽丝几乎要出离愤怒了。但是,在生死关头,她还是
很快便收敛了情绪,专心吟唱咒语。
  女伯爵伸出左手的食指与中指,遮挡在自己的右眼之前,然后猛地向身旁甩
出;接着,她的右手将轰炎魔剑朝天上高高举起。刹那间,整片森林里的魔力都
好像沸腾了一般,大股大股地涌向轰炎魔剑,为其所吸收。随着魔力的涌入,红
色的剑身也变得更加鲜艳夺目。
  「比黑色更黑,比黑暗更暗的漆黑,在此与吾之真红融合吧!」随着克丽丝
的吟唱,空气之中的魔力变得愈发不稳定,空间似乎也变得扭曲了。众人纷纷伸
手护在眼前,这才能勉强看清前方。
  「觉醒之时已然降临,荒谬教会的堕落真理,化作无形的扭曲显现吧!」在
轰炎魔剑的尖端,一颗由纯粹的魔力凝聚而成的漆黑球体正一点点成型。
  「起舞吧!起舞吧!起舞吧!吾之力量渴求崩坏,无可比拟的崩坏之力。万
象俱化尘,自深渊而来,这就是人类最大威力的攻击手段,这就是攻击魔法的究
极——Explosion (爆裂魔法)!」强忍着羞耻感,克丽丝终于念完了那段魔导
书中记载的中二咒语,然后将轰炎魔剑直指魔神。那颗已经膨胀得硕大无比的球
体径直朝天空飞去,然后又好似一颗流星般从天而降,准确地命中了对方所站的
位置。
  伴随着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顷刻间吞没了布拉瑞姆的身影,其产生的气浪
瞬间将众人掀翻在地。随后,一朵蘑菇云在魔生树附近袅袅升起。
  「终于……打倒他了吗……」爆裂魔法施放完毕,克丽丝感觉自己的身体好
像已经残破不堪了,只能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
  「哈哈哈——」然而,待烟雾散去,布拉瑞姆的身影依旧挺立在原地:「你
刚才应该瞄准我的脑袋的!」
  过于托大的魔神由于被爆裂魔法正面击中,胸前被炸出了一个深可见骨的大
窟窿。而残余的崩坏魔力则抑制住了他的自愈能力,使得他再也没法像之前那样
摆出一副犹有余裕的姿态。尽管遭受了对于人类而已足以称为致命伤的伤害,但
布拉瑞姆还是一步步朝着丧失了战斗力的克丽丝走去。
  就在这时,轰炎魔剑突然从克丽丝手中脱离,从布拉瑞姆的身旁擦过,然后
径直朝着魔生树的方向飞去,最后落入了一只带着黑色丝织手套的手掌之中。
  「被选中的那个人——是我!」众人不由得被轰炎魔剑的异变吸引了注意力,
她们这才发现:一名有着一头飘逸的褐色及腰长发、身着一套黑色露背晚礼服的
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魔生树的一根树枝之上。
  「你是——」因为光线太暗和剧烈太远,趴在地上的克丽丝一时间看不清女
子的面容。
  「现在,我的手中抓住了未来。」那名女子用右手反握住轰炎魔剑的剑柄,
将其横在自己身前:「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刻,不,我就是为了这一刻而活到现在
的!」
  语毕,女子将庞大的魔力灌输进轰炎魔剑,它原本在施放爆裂魔法之后已经
变得黯淡无光的剑身再度闪耀起火红色的光芒。但是很快,女子的魔力甚至进一
步开始侵蚀轰炎魔剑本身:从剑柄开始,整把剑被染成了诡异的绀紫色。
  「住手,那是我的剑!」发现了轰炎魔剑的异常,克丽丝不由得发出悲鸣。
  「这个声音难道是——夏洛特?」塞西莉亚突然发现,女子的嗓音有点像是
夏洛特。
  女子轻巧地从魔生树上一跃而下,其长长的裙摆似乎在魔力的作用下违反了
重力,完全没有飘起来。
  直到她朝着众人靠近,冒险者们这才发现,那名女子的面容与夏洛特一模一
样。但没等她们高兴多久,她们便发现了异常:女子双瞳的颜色是象征着魔族的
猩红色,而这也打碎了她们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
  「终于——沉睡于魔性之血中的那股邪恶并且强大的力量苏醒了吗?」布拉
瑞姆一眼就看穿了夏洛特身上的变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你终于决定不做
人了吗?」
  「我要继续战斗!作为人类——」此时的夏洛特,已经将声线从原本的少女
音切换成了御姐音:「也作为圣骑士!」
  「你以为,你的秘密暴露之后,她们还会接纳你这个半魔吗?」似乎是在印
证布拉瑞姆的话语,冒险者们看向夏洛特的眼神中有着几分畏惧和警惕。
  「你们不要被她给骗了!」正当大家因为夏洛特的归来而不知是否该感到高
兴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魔生树背后传来。只见身着一套露出度极高的圣袍
的女神官梅露珐面带羞耻的表情从魔生树后面走了出来:「我刚才全部都听见了,
她可是混进教会的魔族奸细啊!」
  「哼——」夏洛特嗤笑一声,并不理会梅露珐。他随意地抖了抖左手,然后
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手中的魔剑:「我曾经说过,我的剑是为了守护大家的笑容
而挥舞的,并非出于愤怒,亦非用于复仇,但是现在——现在我不太确信了。」
  仿佛在印证梅露珐的发言一般,夏洛特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然后将
魔剑指向了布拉瑞姆:「顺便说一句,这也不是我的剑。」
  望着面前仿佛变了一个人般的夏洛特,众人的选择是——
① 相信梅露珐
② 相信夏洛特
  选择①的情形:
  「没错,她确实不值得我们信任!不对,应该是他才对!我之前就发现他有
问题了,结果昨晚因为试图揭露他的身份而遭到了催眠洗脑。」精灵奥术师克莱
迪雅第一时间向夏洛特举起了法杖:「你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我身上的心灵法
术已经被解开了吧!我现在已经回想起来昨晚你对我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了!」
  「什么——夏洛特小姐居然是男性?」静流和雪涟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一直在强调自己的男性,可你们就是不相信啊!」早就知晓夏洛特的性
别的塞西莉亚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忽然拔剑指向了他:「弥赛拉说的果然没错,
魔族的耳语往往如同天使之声一般动听。我之前居然被你骗得那么彻底!」
  「学姐,连你也——」注视着拿剑指着自己的塞西莉亚和其他朝自己露出敌
意的冒险者们,夏洛特的声音开始打颤了。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左手握拳狠狠
地锤在地上:「我之前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在战斗——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因为——」就在这时,一名女子的声音从天空之中传来。伴随着她的话语,
原本被布拉瑞姆召唤而来笼罩在魔性森林上空的乌云迅速的消散了:「人类是无
法互相理解的。」
  身着蓝色巫女服的狐巫女宛如拯救世界的女神一般从天而降,来到夏洛特身
前,将他从地上扶起。
  「哈哈——你说这些谁懂啊!」见众人果然如他所料地陷入了内讧,布拉瑞
姆大笑着朝她们扑了过去,打算浑水摸鱼。
  然而就在他来到巫女背后不足一米的距离时,小玉随意地朝身后抬起右手,
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便一巴掌将他抽翻在地。
  「可恶,我可是最强的魔神啊!」一脸懵逼的布拉瑞姆用手捂住挨打的左脸:
「你居然打我,连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
  「刚才就是你在欺负我的主人吧?」自称小玉的狐巫女转过身,用恶狠狠的
眼神看着倒在地上的魔神:「真是死有余辜!」
  「不要——你会变成大妖怪的!」夏洛特忽然意识到小玉要做什么,连忙试
图阻止,但还是迟了一步。
  「水滴,凝聚吧!小玉藻认真模式,启动!」小玉的身体飘浮到了空中,一
阵白光闪过,她身上的巫女服瞬间消失不见,接着又幻化成了一套狩衣。与此同
时,她身后的尾巴也从原本的一条增长到了三条。变身之后的小玉单手托腮,居
高临下用鄙夷的视线俯视着布拉瑞姆:「消失吧,蝼蚁之辈!」
  「那副姿态——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九尾妖狐玉藻前!」来自异国的巫女静
流不由得出神地望着小玉。
  「我已经战无不胜了!」布拉瑞姆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眼中却是第一次
露出认真的神情。
  「出云有神,确为真美。吐息入魂,天照山河水天。」小玉将挂在腰间的八
咫镜抛到了空中,与此同时,四周有好几座牌坊忽然拔地而起,将布拉瑞姆困于
其中。
  「此乃自在禊之证,名曰玉藻镇石,神宝宇迦之镜是也——」八个不同颜色
的光球出现并悬浮在小玉的身后。随着她一挥手,那些球体便朝着布拉瑞姆所在
的位置高速下落:「八魂净赖!」
  「大日照!」似乎是觉得不够解气,她又在头顶召唤出一个巨大的火球,然
后双手同时用力,狠狠地朝他的契约者沃伦砸了下去。
  为了保护契约者,布拉瑞姆在遭到第一波法术的狂轰滥炸之后,又挺身挡在
了沃伦身前。
  他在发出「RUA ——」的一声惨叫之后便倒下了。
  「布拉瑞姆,你在干什么啊,布拉瑞姆!」一直稳稳占据上风的魔神被忽然
击倒的事实,令一直躲在其身后的黑魔法师沃伦惊叫出声。
  「你的声音为什么要颤抖,沃伦?」遭受重创的魔神强撑着爬了起来。
  「但是……但是……」沃伦的嗓音哽咽了。
  「我可是最强魔神布拉瑞姆,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为什么,要保护我这种人?」
  「保护契约者就是我的使命。」发现沃伦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布拉瑞姆立刻
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快走吧,还有人在等着啊!」
  恍惚间,布拉瑞姆似乎看见自己的前任契约者芬恩出现在眼前,下意识地喃
喃自语:「芬,我终于明白了,我们的目的地根本不重要,只要继续前行就好了。
只要不止步,路就在前方。」
  「道歉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眼前的芬恩似乎对他做出了这样的回应。
  「嗯,我明白的……」站起身的布拉瑞姆拖着残破不堪的身躯,踉踉跄跄地
走了几步,身后留下了长长的血迹:「我是不会停下来的,只要你们不停下来,
我就会在前方等着你们。」
  终于,无敌的魔神布拉瑞姆倒下了。他的左手食指向前伸出,在咽气之前说
出了最后一句话:「所以,不要停下来啊……」
  在以雷霆手段讨伐了魔神布拉瑞姆之后,狐巫女小玉似乎是因为消耗了过多
的法力而解除了变身。正当她走近自己的主人夏洛特的时候,充满敌意的冒险者
们立刻围了过来。
  「先是混进教会的魔族,接着又是伪装成巫女的狐妖。」静流的手中攥紧了
几张灵符。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雪涟愤恨地抽出银丝拂尘。
  「我只想找到一处容身之地而已……」夏洛特抛下了轰炎魔剑,示意自己已
经放弃抵抗,但冒险者们还是没有打消敌意:「因为我有魔族的血统,所以被赶
出了故乡;因为我只有一半的魔族血统,所以也被魔族视为异类……是不是只要
我还活着,就永远得不到归宿!」
  「也许你真的不是奸细,但谁能保证你将来不会危害这个世界?」克莱迪雅
也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对于魔族,没什么好客气的。正好那个女人的法力也耗尽了,大家一起上
吧!」梅露珐继续在一旁煽风点火。
  「!」发觉众人不只是自己,连刚刚拯救了她们的小玉也要一并讨伐,夏洛
特再也无法忍受了:「我果然还是想要成为魔王。我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想要每个人都获得幸福,既然如此,那我不是只有成为魔王了吗?」
  「是的,您必须成为魔王。」小玉先是朝着众人露出了讥讽的笑意,接着朝
自己的主人点了点头:「主人的潜力是史上最强的。只要使用这股力量,别说是
整个世界,就连过去与未来都能如您所愿。」
  「既然这个世界不肯接纳我,那我就要让这个世界向我屈服!就算是和过去
的友人决裂,就算是成为最低最恶的魔王,我也要改变这个世界!」终于,夏洛
特下定了决心,朝着曾经的伙伴们露出了无畏的神情。
  「我的主人,请用这个。」小玉在夏洛特身旁单膝下跪,用双手恭敬地呈上
一柄通体漆黑的魔剑:「使用方法想必您再清楚不过了。」
  夏洛特无言地接过魔剑,刹那间,他的气势便超越了刚刚被消灭的魔神布拉
瑞姆。
  「庆祝吧!继承了历代魔王的全部力量,穿越时空,联结过去与未来的新任
魔王,其名为——魔王菲尼克斯,此刻正是他诞生的瞬间!」小玉在夏洛特的身
后缓缓站起身,宣告了崭新时代的来临。
  望着曾经的恋人与伙伴、如今的敌人,夏洛特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三个月后
魔性森林中央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大批的冒险者被之前发生于魔生树附近的异变吸引,深
入森林内部一探究竟,结果纷纷下落不明。不止是普通的冒险者,就连女公爵卡
特琳娜和她的卫队也被这片森林所吞噬……
  「哈啊……嗯哼……」剑舞者塞西莉亚此刻正双目无神地趴在自己的搭档卡
拉丰满的身躯之上,浑身上下爬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触手:「好厉害……这个触
手肉棒,就好像对我的身体里面了如指掌一样……嗯唔!」女剑士一边沉醉于触
手的爱抚,一边对着自己战友那对丰满的胸部上下其手。
  「啊呜……嗯,哈啊——这个感觉,舒服过头了……已经,什么都没办法思
考了……哈噫!!!」一根粗壮的触手正在女商人梅尔特的体内肆虐,与此同时
大量表面布满了纤细绒毛的触手正一遍遍耐心地将快感透过光滑的皮肤根植进她
的心底。此刻的她脸上只剩下发情雌兽的表情了。
  「咕唔……我,我和静流的小穴被触手连接起来了……那么激烈的话……肚
子里面会被弄得一塌糊涂的,嗯唔……」女道士雪涟无力地趴在巫女静流的胸口,
一根双头的触手同时贯穿了她们的私处,从身体最深处直接给予她们极致的快感。
  「哈啊……不行,那么激烈地揉弄我的胸部的话……会变成奇怪的形状的…
…呀啊——」女公爵卡特琳娜被触手悬挂在半空中,两条玉臂被捆在身后,双腿
被分开到极限。两根尖端长有碗状吸盘的触手正将她那对难以用一手掌握的巨乳
彻底包覆在内,像发酵的面团一般恣意地揉弄着。
  「噫——和魔王大人的那里一样大的触手钻进来了,在里面不停地搅动……
唔啊——」女骑士露克蕾西娅保持着双臂高举过头顶,两脚勉强能触及地面的姿
势被触手吊了起来。一根如同蟒蛇一般粗壮的触手正一点点地深入她的体内。
  如今,在魔王夏洛特面前展开的,正是这样一幅由至今为止落入他的魔掌的、
被触手剥掉衣服与理性、沉溺于雌性的快乐之中的女性所构成的画卷。悠然安坐
于王座之上的他,此刻正一边享受着狐巫女小玉和女骑士克丽丝的侍奉,一边用
愉悦的目光注视着眼前这些女子的痴态。
  「哼哼~ 真是不错的景色啊!强大的女性彻底屈从于触手带来的快感,这种
姿态总是能让我感到愉悦啊!」
  「咪咕~ 我的主人还是这么贪得无厌呢!」小玉暂停了口舌的侍奉,抬起头
露出一副魅惑的笑容:「居然同时侵犯这么多强大的女性,若是换作一般的魔族,
恐怕早就已经被榨干了吧!」
  「为了征服这个世界,我还需要更多的力量!」夏洛特抬起左手,缓缓朝着
太阳攥成拳头:「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必须从她们身上榨取更多的魔力,必须
变得更强!」
  「我的主人,我的魔王!不管你选择了哪条道路,我都会永远追随你,即使
解开那个我所厌恶的自己的另一面的封印也在所不惜!」语毕,小玉转头看向了
那些女性:「继续随心所欲地吞噬她们的力量吧!这世上所有的女性都是你的所
有物,每当她们沉醉于快感之中,就会把魔力透过触手传输回来……哈啊——」
  就在这时,夏洛特操纵着一根触手趁其不备侵入了她的下半身:「虽然……
每次被主人的触手肉棒侵犯的时候……我也会感觉很舒服就是了……呀啊——」
  「你那副因为触手的侵犯而感到快乐的表情,有着其他女性所无法比拟的魅
力。所以,尽情享受吧!」
  「既然主人这么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忽然,小玉注意到一旁的
克丽丝正双目呆滞趴在地上,停下了对夏洛特的肉棒的舔舐,不由得开口训斥:
「喂,那边的姬骑士!从刚才开始你就在偷懒了,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哈啊……为什么你可以在被触手侵犯的时候还能正常开口说话啊……呀啊
——」克丽丝的身体还沉浸于触手带来的快感之中而微微颤抖着,猝不及防之下,
她又一次遭到了新的触手的袭击。
  「哼哼~ 这可是出于对主人的爱哦!」小玉双眼微眯:「要不是当初你没有
像其他那些愚蠢的女人一样反抗主人,现在哪有资格待在这里?你的小情人威尔
又怎么可能被主人故意放走?」
  「什么——」就在她因为听见威尔的名字而发愣的时候,钻进体内的触手开
始向最深处进行挖掘,让前所未有的快乐支配她的身体。
  每一次感受到快乐,在克丽丝的子宫中肆虐的触手便会根据其程度从她体内
吸收等量的魔力。面对这种足以将女性的一切都掠夺的连锁快感地狱,对于在冒
险者之中实力较弱的她而言,根本无法抵抗:「每一次……触手碰到里面,哈啊
……全身的力量就会被……呀啊?!!呜——」
  「真是的,这就是你怠慢了主人的惩罚哦!虽然其实你也很享受就是了。」
发觉触手似乎有些对克丽丝的身体偏心,小玉朝夏洛特露出一副幽怨的表情。下
一秒,大量的触手便朝她席卷而来:「人家才,才没有在嫉妒那个女孩……啊呜,
嗯——」
  得到触手重点照顾的两人,再度恢复了一度中断的对夏洛特的侍奉。但此刻
的他则是将自己的意识投入到了那些侵犯众女的触手肉棒之上……
  「哈唔……这根触手的形状、血管的脉动还有根部的粗细,简直和主人的肉
棒一模一样……哈嗯——」
  这些由夏洛特的魔力构成的、正在侵犯塞西莉亚的触手,不仅可以传导魔力,
也会将快感反馈回来,将其称为夏洛特的分身也不为过。
  「嗯哼哼~ 卡拉酱的胸部真是柔软呢!」压在卡拉身上的塞西莉亚在露出妖
艳笑容的同时,也伸出手揉捏女战士的丰满胸部:「手感就和面团一样呢!」
  「哈啊……请,请住手……那么激烈地揉弄的话……我会……」看着自己的
乳房在塞西莉亚的手中变形,乳肉从指缝间溢出,羞红了脸的卡拉声音越来越低
了。
  在被塞西莉亚揉弄着胸部的同时,卡拉的小穴也早已被粗大的触手贯穿。双
手被反绑在背后,身体被塞西莉亚死死地压住,昔日强大的女战士如今连像样的
抵抗都做不了,只能任由快感席卷四肢百骸:「嗯唔……从,从刚才开始……小
穴里面就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呜嗯——」
  「通过触手,卡拉酱身体里面的喜悦也传递过来了……哈啊……真好啊,果
然触手肉棒是最棒的!」被触手侵犯的同时,彼此相关的女性之间也会互相共享
快感。此时此刻的塞西莉亚身上,已经彻底看不见「剑舞者」的影子了……
  「怎么样呀,静流?舒服的地方靠在一起摩擦的话……果然会舒服到无以复
加吧?」另一边,与塞西莉亚一样,雪涟也将自己的好友静流按倒在地,将快乐
铭刻进她的身心。
  「饶,饶了我……呀——那么激烈地动起来的话,人家的小穴要,要坏掉了
……」
  与塞西莉亚她们不同,雪涟和静流的小穴由一根触手的两端分别插入,像是
双头龙一样将她们彻底合为一体。
  「好厉害……静流的身体里面紧紧吸住的时候,我小穴里面的触手也会激烈
地震动……哈啊——」
  只要有一方的小穴收紧,双头触手就会如实地将那份紧致感传递给另一方。
似乎是熟能生巧的缘故,雪涟在静流身上有节奏地扭动着自己的腰部,不间断地
用触手肉棒挖掘着静流的穴壁。那副姿态,看起来就好像是她的下半身长出了肉
棒一样。
  「不,不行……这样子被雪涟侵犯,太舒服了……根本不可能忍耐得了……
哈唔,嗯啊——」
  「虽然说,被触手粗暴地插进来,用会让脑袋变得奇怪的方式直接中出的感
觉很棒……但果然还是和静流像这样一起变得舒服才是最棒的!呜……哈啊——」
  沉浸于用双头触手侵犯静流的快感之中,雪涟就像野兽一样一直地侵犯着自
己的好友……
  「别……别盯着我看呀——」被触手吊起来的烈焰蔷薇骑士团的女团长露克
蕾西娅发现自己的同僚——刺客大师克劳迪娅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这幅狼狈的
模样,不由得害羞地侧过脸。
  「为什么不呢?露克蕾西娅酱被触手侵犯的这幅模样,就好像画儿一样美丽
呢!」萝莉体型的银发女孩克劳迪娅顶着她那张曾经欺骗过无数刺杀目标的人畜
无害的纯真笑颜,说出了诱惑女骑士堕落的话语。
  体态娇小的萝莉暗杀者在这场调教之中,居然从凛然的御姐骑士手中夺过了
主导权。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是这幅不成体统的样子,如果被姐姐大人以外的
人看见的话……实在是没法见人了……哈啊……唔嗯——」胸前镂刻着红蔷薇纹
章的盔甲被剥离,女骑士被触手吊在半空中,以露出经过良好锻炼的身体的姿态,
遭受了触手自下而上的侵犯。
  对于两腿被触手强行分开,小腹上紫罗兰样式的淫纹被彻底暴露出来的女骑
士,克劳迪娅沉迷于对其进行从头到脚的视奸的快感之中:「喂,再多发出一点
可爱的娇喘呀!这些锻炼得极好的腹肌下面,你的子宫现在正在遭受怎样的非人
待遇。这些事情光是想象一下就让人兴奋到不行了呢!舔——」
  「唔噫——不,不行!在我的阴核上面,画着圈舔什么的……不行呀——」
  「嗯哼哼~ 我是绝对不会停手的说!啾——」不顾女骑士拼命地扭动身躯试
图逃开的失败尝试,小萝莉执拗用自己小巧的舌头将对方一次又一次地推上顶峰
……
  「嗯哈……屁股和小穴里面被同时插入的话……脑袋要变得奇怪了……咕嘿
——」
  「触,触手在我的身体里面不断深入……哈啊……原,原来那些被我用触手
侵犯的女孩子是这种感觉吗……」
  女公爵卡特琳娜和她的首席宫廷法师达芬奇被触手并排悬挂在半空中,她们
彼此之间倒是没有区分什么攻受,只是单纯地将自己的身体彻底奉献给了触手。
  「在,在屁股里面打着转……小穴里面的也不停地在搅动……啊,哈唔——」
  明明胸前的巨乳正被吸盘触手进行榨汁,下半身也遭受了残酷的双穴突入,
但女公爵卡特琳娜所感受到的却只有单纯的快感。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经由夏
洛特之手改良的,由触手分泌出的强效媚药……
  「啊呜……小,小穴,还有屁股,被挖得乱七八糟的……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主人大人……咕唔——」
  「呜——?嗯呜呜——哈唔,唔咕——」
  比卡特琳娜所受到的侵犯还要惨烈的——是紫罗兰商会的女商人梅尔特和战
神殿的女神官梅露珐。前者带人一路追杀夏洛特,后者挑唆了夏洛特的伙伴与他
反目。正因如此,她们才受到了如今这般残酷的对待。
  梅尔特以一副极其屈辱的姿势跪趴在地上,将她的臀部高高挺起,遭到数根
触手的同时侵犯。而梅露珐则在保持同样姿势的同时,还被一根巨大的触手塞进
了她的那双红唇。
  「妾身是一头母猪……一边贪婪地吃着触手肉棒,一边不停地高潮的变态母
猪……噗——」对于普通人而言,被玩坏也不奇怪的粗大触手被梅尔特的身体轻
易地容纳。她这幅像是一头母猪一样的凄惨姿态与过去的高傲立场之间的巨大落
差,令人不禁捧腹。
  「喉咙,喉咙里面……精液不停地被灌进来……好烫,好厉害……」明明脸
蛋已经因为被触手粗暴的闯入而鼓起,梅露珐还是在耐心地将触手迎入自己的喉
咙深处……
  这些曾经对夏洛特拔剑相向的女冒险者们,如今在夏洛特的心灵法术之下被
彻底洗脑,在触手带来的极致快感中喘息连连地自甘堕落。
  「那么,差不多该结束了吧!给我心存感激地接受奖励吧,我的母猪们!」
随着夏洛特打了一个响指,大量的魔力被灌入触手内部,使它们达到了射精的临
界点。
  「嗯啊……在颤抖的子宫里面……灼热的精液被咻咻地射进来了……」
  「哈,哈啊……好厉害……去,要去了——」
  「屁股要融化了……胸部也要融化了……」
  「明明是在被中出,却感觉好像在朝着静流酱射精一样……这种感觉,要上
瘾了……」
  「肚子里面明明已经被精液给灌满了……这个,这个感觉……太犯规了吧!」
  「子宫里面被搞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射进来什么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啦——」
  「哼哼~ 露克蕾西娅酱的汁水和触手的精液混合在一起,这股浓郁的味道…
…真是美味呢!」
  「妾身的全部……已经被染成白色的了……已经,什么都无法算计了……妾
身要变成只知道快感的笨蛋了——」
  「咕唔——!无法呼吸了……脑子里面全部都是精液的味道……已经喝不下
其他的饮品了……」
  ……
  她们之中有些人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有些人已经彻底露出了见不得人
的高潮脸。虽然反应各不相同,但沐浴在精液之中的她们此刻是幸福的这一点却
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总感觉,还能再来一次呐!」夏洛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奸笑。
  「哎——怎么这样?等一下——」依然沉浸在快感之中的小玉,听见夏洛特
的发言,不由得变了脸色。
  「抱歉呐!就算是你的请求,我也不会听的哦。毕竟,现在的我,是最低最
恶的魔王嘛!」
  「呀啊啊啊——」
  随着刚刚射精过的触手们再度勃起,早已累倒的女冒险者们纷纷再次发出动
听的娇喘……
时空裂隙
冠位时间神殿
  「搞什么嘛!」看着一众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冒险者们,教宗萝拉就气不打
一处来:「我们家夏洛特酱明明那么可爱,那么善良!你们为什么不相信她啊!」
  「那个,她可是半魔的说!」梅露珐小声地辩驳道。
  「决定了!下一章继续你的HCG !」萝拉一边朝着女神官的头顶来了一记手
刀,一边说出了残忍的剧透。
  「可是,他回来的时候,明显已经魔化了……」塞西莉亚面露难色:「我也
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要大义灭亲的……」
  「住口!我们家夏洛特酱明明就是小天使好不好?她明明是来拯救你们的,
你们居然恩将仇报!火大——」萝拉的额头上,一个「井」字符号凸显了出来。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呢……」克丽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自从上一
次进入BE之后,我可是再也不敢怀疑夏洛特小姐了。为什么我又一次被推倒了啊?」
  「所以说,你只是被变成女奴隶,而不是和她们一样的RBQ 哦!」
  「那么,可不可以既不当女奴隶,又不当RBQ 呢?」雪涟一副心有余悸的模
样。
  「那就给我滚回分歧点那里吧!」萝拉素手轻挥,女冒险者纷纷顿感一阵天
旋地转。
  等到她们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魔性森林中。此时此刻,夏洛
特正与魔神布拉瑞姆对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