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egz.com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激情 > 【天敌】第一季:侧影行动(8)饮鸩止渴

【天敌】第一季:侧影行动(8)饮鸩止渴


              第八集饮鸩止渴
  「夏凝,马上就要进入决赛了,你一点都不紧张吗?」
  「嗯?我为什么要紧张啊?」
  「为什么?哈!这场比赛可关系的到咱们警视厅的面子问题啊!」
  「……蓝颖,我认识你这么久,还真是没看出来啊,原来你也是这么在乎集
体荣誉感的人啊?」
  「我…我才没有乎什么集体荣誉呢,我只是……哎哎哎!你看看你身后,瞧
看台上的李科长多紧张啊!如果你这次万一要是输了的话,那我估计李静她以后
就再也没脸去见国际刑警部的那帮人了。」
  「呵呵!蓝大小姐,这话可不像是你说的呀,我可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为别
人着想呢,怎么?你是替我紧张呢……还是为领导操心啊?」
  「哎你这家伙怎么!??算了算了……我不管你了。」
  「哈哈,你就放心吧我的大小姐,我是不会输的。」
  「你就这么自信??」
  「呵呵…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嘛。」
  在第七届国际军警射击比赛的现场中,智美人——夏凝正一脸微笑的准备上
场,而此刻她的闺蜜好友蓝颖却十足的为她捏了一把冷汗!同时在看台上的警视
厅科长李静也感到颇为紧张。尽管她俩都对夏凝的枪法信心十足,但这一次的赛
场上集聚的都是当今世界知名的神枪手,这不禁让这二人都感到了一些无形的压
力,可当事人夏凝却始终一副轻松自诺的模样。
  「第七届国际军警射击大赛的决赛场即将开始,请各位参赛选手准备入场
……」
  广播中播放着最后提示声音,让在场的所有观众们都掀起了一片高亢的哗然!
  此时准备就绪的夏凝昂首挺胸,从容不破的走进了赛场,而紧跟其后的蓝颖,
却在夏凝准备上场的那一刻时,又一把紧张的抓住了她!
  「夏凝!上一场的远距离狙击赛中,你差一点点就输给了那个俄罗斯女军官,
这一次是比自由移动射击,这可是你的强项啊,你…你可千万不能再大意了呀。」
  紧抓在夏凝胳膊上的蓝颖,用十分担心的目光看着她的好友,这让此时准备
上场的夏凝不失一愣!但很快这位自信的智美人又恢复了之前的微笑,将蓝颖那
紧紧抓在自己个胳膊上的玉手轻轻放开,用欣慰的笑容看了她一眼后,便转身步
入了赛场……
  「夏凝!!你这次千万不能再大意了!夏凝!千万不能再大意啊!!夏凝
……夏凝……母狗!!!!!!」
  「呀啊!!??」
  一声颤栗的尖叫!让昏迷中的夏凝近乎惊厥般的醒了过来!此时这位浑身赤
裸的智美人正四仰八叉的平躺在甲板上,她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浑身颤抖的
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看着那骄傲的烈阳正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一片密布的阴云之中
……
  「呦?呵呵…你们瞧啊,这条母狗醒过来了,是不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是梦到被男人肏了吧?啊?啊哈哈哈……」
  「嘿嘿嘿!!做梦被男人肏,醒来还是被男人肏,这可真是一条又骚又贱的
母狗啊!」
  「哈哈!那正好,刚才她一直昏迷不醒,瘫着两条大腿像一团死肉一样,让
我肏的一点都不过瘾!现在她醒了,我可得再好好补她一炮!」
  「老规矩,都排队去,咱们一个个来,这回保证让她欲仙欲死!嘿嘿嘿…
  …」
  黑曜石的巨轮依然静静地停泊在无尽的海面上,四个赤身裸体的大汉像一群
恶心的苍蝇一样围绕在女警官的四周。当这些淫荡的歹徒们看见这位苏醒过来的
智美人后,他们都感到了格外的兴奋!那一张张淫邪的笑容又开始浮现在了他们
那丑恶嘴脸上,而那一根根勃起的肉棒又要对着夏凝那两条美腿之间,准备大快
朵颐!
  而躺在甲板上的夏凝却始终麻木的看着眼前那片灰蒙蒙的天空,此时她浑身
酸软无力,分不清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被轮奸了多少次?只隐约觉得自
己的下体黏糊糊的,而那瘫软的两条大白腿也已经失去了直觉,可昏昏沉沉的脑
袋里却满是之前的回忆,回忆着几年前的那场射击比赛,回忆着蓝颖的最后一句
话……
  「哇吼吼吼!!这婊子的骚屄里全是精液!我他妈都没怎么费力气,鸡巴向
里一捅就滑进去了!!」
  忽然之间!还在仰望天空的夏凝感到自己的下体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她不
禁低头向下看去,只见一个丑陋的歹徒正张着大嘴,流着口水,喘着粗气,双手
紧紧搂着她那两条圆润的大白腿,奋力的抽插着她的肉穴!
  「呜呼!呜呼呼!!哈哈!真他娘的爽啊!现在这婊子的屄里彻底畅通无阻
啦!呜哇…好过瘾啊!!」
  被奸污过无数次阴道里充满了男人们的精液,那湿滑无比的感觉与阴道壁的
紧实感,让这个正在抽插中的歹徒爽得大呼小叫!他那根粗大的肉棒迅速穿梭在
湿漉漉的阴道里,从肥嫩的大阴唇外带出着一汩汩粘滑的液体,在肉与肉的碰撞
中,将那雪白的圆臀拍打的【啪啪】作响!
  而此时躺在甲板上的夏凝,却一声不吭的目睹着这个正在奸污自己的男人,
她看着自己那两条被强行分开的美腿,看着自己胸前那两团不停晃动着的乳房,
看着男人在她两腿之间愉悦的蠕动着!喘息着!
  然而这一切残酷耻辱的景象,换来的却只是夏凝的一脸无动于衷,因为她现
在已经根本感觉不到自己下身的知觉了,她感觉不到之前那种阴道的撕裂感,只
是觉得自己的下体传来阵阵麻木的肿胀感,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的子宫。
  「……………………」
  「这婊子是不是被咱们给肏傻了?怎么一脸痴呆的样子??」
  「…………………………」
  「喔!喔我忍不住了,要射了!要射了!!喔…喔喔喔!!」
  「射完了就赶紧滚开!老子都等半天了。」
  夏凝双腿之间的那个男人,在她的阴道里抽插了几十个来回之后,最终还是
忍不住的射精了。此时等在一旁的另外一个男人又立即【提枪上马】的跨坐在了
女警官的两条大长腿之间,然后握着他那根急不可耐的肉棒,将龟头顶在了那满
是精液的肉缝上。
  「贱货!加上这次,老子一共肏了你三次,哼哼哼…你能想到你总共被我们
操了多少次吗??」
  「都数不清了,加上之前的那帮人,少说也他妈有十几次了吧?哈哈哈!还
真是难得呀,这婊子被咱们肏了这么多次,可没想到她的骚屄还是那么紧!果然
是天生做母狗的材料哇!」
  这两个男人的对话让夏凝知道了自己被轮奸的次数,而此时她的表情却始终
无动于衷,直到那丑陋的龟头再次分开她的大阴唇时,这位一直保持沉默的女警
官才虚弱的问了一句。
  「现在…现在是什么时间?」
  「你在算自己被肏了多长时间吗?嘿嘿嘿……少说也有三四个钟头了吧,之
前那帮兄弟们都玩累,现在换我们四个来玩你。」
  男人说后,便向前一挺!将整根坚实的肉棒插进了夏凝的肉穴之中!这群不
知疲惫的歹徒就像非洲大草原上的鬣狗一般,好似永不止境的将精液送进夏凝的
阴道里。而此时的夏凝连吭都没吭一声,她只是将赤裸的胳膊撑在地上,努力的
将自己的上身抬起,一边大张着两条发软的美腿,一边扭头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母狗!给老子专心点!没看见老子正在享受你的臭屄吗??」
  男人见夏凝抬起了身子,便不满的将阴道里的肉棒用力抽动了一番!同时双
臂勒紧着女警官那两条圆润的大腿,将她的屁股完全抱在自己的胯下,然后尽情
的用下体撞击着夏凝的圆臀!
  「啊!」
  男人的拖拽让夏凝瞬间失去了平衡,随着一声悲惨的哀呼,就见夏凝摔在了
坚硬的甲板上。
  「母狗,你最好老实一点的,否则我们就把你的屁股肏开花!!」
  「肏吧,反正她的屁眼都已经被泰哥开过苞了,不如咱们趁现在……」
  「不行不行,泰哥刚才吩咐过,不准咱们动她的菊花,说是要等莱克先生回
来后再说。」
  「真他妈的扫兴!老子真想尝尝她的嫩菊是个什么味道,她这臭屄都快被老
子肏腻了!」
  「行了,你他妈就别埋怨了,咱们能肏夏凝的嫩屄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
你小子居然还不知足??要是让泰哥知道了,小心你小子的脑袋!」
  「就是!你小子他妈的还肏不肏了?不肏赶紧滚,我还等着呢!」
  「都别急嘛,等我射了再说,嘿嘿嘿!你们还真别说,这婊子的小臭屄还
…还真他妈的爽!唔额…唔噢……唔哇!!」
  歹徒们的无心对话,让躺在甲板上智美人得到了一点消息,看来张莱克现在
还是没有回来,此时这条船上的最高统治者还是泰隆本人,而现在泰隆又不在现
场,如果想要进行反击,此时应该是最佳的时机了。
  但现实却总是残酷的,此刻夏凝纵有心杀贼,可她的身体已经被暴徒们奸污
了无数次,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再反抗了。更何况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食
了,大量的身体消耗已经造成了严重的虚脱,眼下想要奋起一战,那就必须补充
营养,尽快恢复体力。
  「唔喔!我…我要射了…要射了!!唔…唔哇……」
  又一名歹徒痉挛般的在夏凝的阴道里射精了,此时这个男人大口的喘着粗气,
依依不舍的将肉棒从那满是精液的阴户中拔了出来,他淫笑的看了一眼躺在甲板
上的女警官后,便朝着一旁挥了挥手,就见第三个男人又满脸堆笑的凑向了夏凝
的两腿之间。
  「等等…你们等等……」
  「嗯??」
  正当这个男人刚抱住那雪白浑圆的屁股时,躺在甲板上的女警官又再次抬头
对歹徒们虚弱的说道。
  「你们给我点吃的…给我点水……」
  「想要吃的?呵呵呵…你现在不是正在吃着呢吗?」
  在夏凝苏醒过来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有三根不同的阴茎插进了她的体内,
而她昏迷那段时间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根肉棒奸污过她?可这时的夏凝却只是将这
些耻辱深埋在心中,因为她现在想要的不仅仅只是一心求生。
  「嘿嘿嘿!瞧啊母狗,你这下面这张嘴不是吃的挺香的嘛!!哈哈哈……」
  这个男人将肉棒大力的戳插在夏凝的阴道里,那扩张开来的肉穴正一口一口
的吞着整根湿滑的肉茎,好似女人粉嫩的双唇吃着沾满酱汁的热狗一样,让周围
那些观看着的歹徒们不禁捧腹大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夏凝却只能晃动着身躯,艰难的呼着气息,用虚弱的神态看着正在
奸污自己的歹徒,然后微弱的小事说道。
  「我…我不是指这个……给我真正的食物……」
  「哼哼,臭婊子,你就别再妄想了,刚才泰哥已经吩咐过了,不能让我们给
你喂食,你要饿了就吃我们的精液吧。」
  「……好,给我……」
  「啊?什么??」
  「你…你的精液,给我吃……」
  「……………………」
  夏凝的这句话让正在抽插她肉穴的男人顿时停了下来。此时这个男人愣愣的
看着眼前的女警官,看着她那双虚弱且又坚定的眼睛,在沉静了一阵后,便更加
猛烈的爆笑了起来!
  「哇哈哈哈哈!!!你们都听见了吗??这母狗居然说要吃我的精液!??」
  「哼哼!我看这臭警妞八成是彻底疯了吧?」
  「呵呵呵……兄弟们,既然这个骚货主动想要吃咱们的精液,那咱们就别吝
啬啦,都把鸡巴掏出来,喂饱这条不要脸的母狗!」
  歹徒们对女警官这个看似淫荡的要求,都感到了十分的意外与惊喜!他们没
有想到这位警视厅的智美人居然会主动为他们口交?看来此时的夏凝已经彻底被
他们的大鸡巴给打败了,便兴致勃勃的挺着三根肉棒,将夏凝围绕了起来。
  而这时那个正在肏着她小穴的男人也立马转变了性爱姿势,他用【观音坐莲
】的姿势将女警官抱坐在怀中,然后用两只大手攀向女警官胸前两团丰满的乳峰
上,双手揉抓丰嫩的乳肉,扭动着自己的腰身,晃动着丑陋的屁股,将肉棒再一
次的插进了那黏稠的阴道里,开始无比兴奋的搅拌着夏凝那雪白的丰臀!
  「嘿嘿嘿!!母狗,老子现在已经把姿势摆好了,方便你品尝兄弟们的大家
伙,你可别说话不算数呦。」
  摇晃在肉棒上的夏凝,看着眼前那三根狰狞的阴茎正慢慢靠近自己的嘴边,
那恶臭无比的味道让她闻的想吐,她脸上的表情也从之前的镇定,变的开始有些
厌恶了起来。
  「母狗,这可是你说的,来来来…把嘴巴张开,尝尝老子这根大鸡巴的滋味。」
  「嘿嘿,还是先尝尝哥哥我这只大香蕉的味道吧,保证让你吃过后流连忘返!」
  「哈哈哈!骚货!尝尝我这根大香肠!我这可是祖传的秘方呀!哇哈哈哈哈!!」
  三个男人将夏凝围成了一排,挺着他们引以自豪的生殖器官,淫笑的看着身
下的女警官,等待着这位大美女为他们亲口服务。而这时的夏凝却意外的又将脸
扭向了一旁,看她那极不情愿的样子,仿佛十分后悔。
  「骚货,怎么了?你到底吃不吃啊??」
  「……你们…你们实在太臭了。」
  「妈的!居然嫌我们臭?我们还没嫌你的屄骚呢!快点!别让老子等急了,
把嘴张开!!」
  「………………」
  「说话呀婊子!快点把你的嘴巴张开!!别让弟兄们等着急了!」
  抱坐着夏凝屁股上的那个歹徒,此时好像也有些不耐烦了,他用力挺着那根
插在阴道里肉棒,双手使劲揪拽着她的乳头,恶狠狠的示意着女警官。
  而夏凝此时却始终扭头不语,她现在真心感到了后悔,没想到这些男人的生
殖器居然如此恶臭?不过她心里也知道,为了求得一丝生存的可能,她必须要用
极端的方式来补充体力,因为向这些恶徒们求取真正的食物是不可能,唯一的机
会也就只有那些恶心的精液了,可问题是眼前这些臭烘烘的东西实在是太反胃了,
这简直比毒药还让她难以接受!
  「夏凝!!你这次千万不能再大意了!夏凝!你千万不能再大意了啊!!夏
凝……夏凝……」
  一段回闪的记忆,让夏凝不禁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此时她沉沉的喘了一口
气,慢慢将那张不甘心的容颜转了过来,转向了那三根恶心的肉棒,转向了她那
屈辱的尊严。
  「嘿嘿嘿……这就对了,快点把你的嘴巴张开,伸出舌头,好好的给兄弟们
吃。」
  被围在肉棒前的女警官此时已经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活着逃出这
里。她开始冷静的观察着这三根大小不一的男性生殖器,发现原来这三根肉棒都
各不相同。
  在夏凝左边的那根肉棒虽然形状短小,但肉茎却显得十分粗壮结实,那硕大
的龟头上还入了几颗肉珠,凸显的格外狰狞,好像一把坚硬的大铁锤一样,正挥
舞在她的眼中。
  而在她中间的那根肉棒却长得十分细长,紧绷的肉茎上补满了可怕的青筋,
暗红色的龟头成三角状,就好似一条伺机而发的毒蛇一样正吐着透明的汁液,准
备向她袭来。
  不过最可笑的还是右边的那根肉棒,这根其貌不扬的阴茎显得没什么特殊的
地方,不过那鹅卵石般的龟头下竟是一层皱巴巴包皮,而在包皮下是两颗耷拉着
的睾丸,好似两颗剥了皮的红鸡蛋一样。
  尽管这三个男人的生殖器都异常的坚挺,但比起泰隆那根恐怖的大肉棍来说,
他们也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一点也确实让夏凝感到了一些庆幸,不过……
  「臭婊子,你他妈欣赏够了没?」
  「……………………」
  正当夏凝还在思考的时候,中间的那个歹徒见她迟迟不动,便不耐烦的将肉
棒顶在夏凝嘴唇上!而这时的女警官用怨念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后,便颤抖着嘴角,
羞耻的张开了她那粉嫩的双唇,试探性的将她嘴边这根恶臭的阳具轻轻含了进去。
  「哈!!吃了吃了!你们看呀!大名鼎鼎的智美人正在主动吃我的鸡巴!噢
……真是好爽啊!!」
  「妈的!别光吃他的,也尝尝老子的大鸡巴呀!」
  「让我先来!让我先来!我的鸡巴比他俩的都好吃!」
  「等…等等…你们别这么急,一、一个一个来…唔!不!唔呼…唔唔唔唔!!」
  这三个歹徒此时争先恐后的将肉棒插在夏凝的嘴里,顿时让这位可怜的女警
官闷绝不已!她那樱桃小口岂能一次容下这三根可怕的巨物?可这三个男人却根
本不管这些,硬是争风般的将他们的龟头填塞进夏凝的嘴巴里!
  「唔…呼唔!唔呼…唔唔!!」
  此时夏凝那张可怜的小嘴被三根同时插入的肉棒填的满满的!她几乎快要被
窒息了,感觉自己的下颚不断传来剧烈的抽痛感,顿时便开始不停的挣扎了起来!
  同时抽动着自己那赤裸的躯体,这反倒让那个抱坐着她屁股的男人更加兴奋!
  他不用再费力抽插女警官的丰臀了,因为此时的女警官自己就主动的扭起了
屁股。
  「哈哈哈!!我说你们三个也悠着点啊,哪有这样玩嘴巴的?」
  「好好的肏你的屄!你管我们怎么玩呢?」
  「行行行……你们玩嘴,我玩屄,咱们四个一起玩死这个婊子!!哈哈哈哈!!」
  「不…唔唔、不唔!!唔唔唔!!」
  挣扎在肉棒中的夏凝,努力用她的屁股与舌头讨好着男人们的肉棒,她流着
满嘴的口水,屈辱的发出着闷鸣的声音,扭动着自己的丰臀,晃动着自己的乳房,
那一根根肉棒呛得她眼泪直流,那发肿的肉穴不停的冒着淫水,但尽管如此,夏
凝还是将这些恶心的肉棒吞吐在嘴中,她卷着滑嫩的香舌,嗞遛嗞遛地吮吸着他
们的龟头,舌尖刺激着他们的马眼,爽得男人们嗷嗷直骂!而此时的夏凝却要艰
难的忍受着这着的一切,直到她将这些男人的精液吸干为止!
  「噢吼!不行了…这婊子的嘴巴好厉害,我…我要射了!!」
  「唔哇!!老子也忍不住了,射…射了……」
  「妈的!这婊子以前是不是做鸡的?怎么会这么……喔!喔不行!喔…喔!!!」
  此时这个三个男人鬼哭狼嚎般的将他们的精液喷进了夏凝的嘴巴里,而这时
的夏凝也毫不犹豫的将这些黏稠恶心的液体吃了进去!她咕嘟咕嘟的蠕动着咽喉,
吞咽着这些肮脏的精华,终于在一股腥臭之中恢复了一丝体力。
  「哎??我说……你们三个咋射的这么快??」
  「呼!呼!这婊子以前绝对练过,太他妈爽了!啊呼…啊呼……」
  「没…没错,简直…简直比抽大麻还爽……」
  「是吗?那…那我也来试试。」
  那个一直抱着夏凝屁股的男人,见眼前这三个兄弟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便
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此时他将肉棒从女警官的屁股里拔出,然后将夏凝推倒
在甲板上,挺着自己那根沾满淫水的阳具,笑着对夏凝说道。
  「嘿嘿!母狗,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骚,一口气吃了三个男人的精液?来…现
在尝尝我的这根吧。」
  「……………………」
  夏凝此时趴伏在甲板上,她擦了擦嘴角上余留的精液,然后扭头看着那根挺
在她面前的肉棒,见这根从自己阴道里拔出的肉棒上沾满了自己的淫水,又斜眼
看了一下那个淫笑中的男人,便对他说道。
  「你…你刚才射了没有?」
  「没有啊,这不等着喂你呢嘛。来吧宝贝,让我也享受一下你的口活。」
  男人咧着大嘴,笑看着身下的女警官。而此时的夏凝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那
三个歹徒,见他们都虚脱着身子坐在一旁,便漠然对他们三个问道。
  「我刚才没吃饱,能不能再给我一些你们的精液?」
  「哈!!这婊子吃精液吃上瘾啦??」
  「你可真是一条贪得无厌的母狗啊!我说夏凝,老子怎么以前没看出来呢?
  原来你居然是这样淫荡的一个女人??」
  「哼哼,她们警视厅的女人全都是这样,表面一本正经,其实内心骚的很呢!」
  「你们废话说完了没有?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算了。」
  夏凝白了一眼这三个虚弱的歹徒后,便一口将身边的那个坚挺的阳具吞进嘴
里!此时这个男人就感觉自己的肉棒传来一阵酥麻的快感,爽得他好似上了天堂
一般!这恰好又让那三个正在恢复体力的恶徒看的心痒的同时,又感到了一阵憋
火!
  「行!谁说我们不行了?兄弟们,抄起家伙,别让这婊子瞧不起咱们!」
  「妈的!走!老子今天非把你这条母狗给肏死不可!」
  那三个坐在地上的男人此刻又都站了起来,他们彼此挺着胯下那渐渐勃起的
阴茎,勉强且虚弱的露着一脸淫笑,纷纷心有不甘的朝着正在口交中的女警官走
了过去。而这时的夏凝却一边吮吸着嘴中的龟头,一边用锐利的眼神盯着那三根
向她靠近的肉棒……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躺在休息室里酣然入睡的泰隆,突然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此时这头
大汉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后,便下床将震响中的手机拿起,然后笑着对着电话里
的人说道。
  「喂,天哥啊,呵呵呵!什么事啊??」
  「阿泰,莱克回去了没有?」
  「没有啊,怎么了?」
  「怪了,我让他去找沙树,怎么这么过了一夜之后就联系不到他了?」
  「啊??莱克失踪了?该…该不会是沙树少爷他………」
  「应该不会的,沙树他只对女人感兴趣。」
  「哦,那…那我现在就回去……」
  「算了,这件事我自己会想办法的,你就好好待在船上,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是…是。」
  「对了,夏凝现在怎么样了?」
  「嘿嘿嘿,那婊子被我整得服服帖帖的,她现在八成正跟弟兄们玩着呢。」
  「阿泰,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对夏凝轻举妄动
吗??」
  「天哥,你听我说啊,其实那婊子根本就不是处女,而且她也没什么厉害的,
我已经将她凌辱的差不多了,今天…就今天!我绝对能从她的口中问出【天堂】
的下落!」
  「……阿泰,看来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听我的话了。」
  「天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这也是为组织着想呀,我其实打算……」
  「呀啊啊啊啊啊!!!!!」
  正当泰隆还在为电话中的石震天辩解的时候,突然一声惨烈的叫喊声从船头
的甲板处传来!顿时让泰隆为之一惊!他赶紧透过窗户向甲板上观望,而这时电
话里的石震天也高声对着泰隆问道。
  「阿泰!你那边什么情况??」
  「该死的!没…没什么……」
  「是不是夏凝出什么事了???」
  「天哥!你、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抓住那个婊子的!」
  「你这个没脑子的蠢猪!!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碰夏凝……」
  「天哥!我先不跟您说了,我这就去抓她!」
  「阿泰你给我听好了!如果夏凝万一要是跑了,那你就提着脑袋来见我吧!!」
  「知、知道了……」
  放下电话的泰隆像疯了一样的奔向了甲板,而此时甲板上除了三具赤裸的尸
体外,就只剩下一个捂着自己裆部,浑身抽疼在地上的喽啰了。
  「夏凝呢!!!??」
  「额…额…泰…泰哥,那婊子偷袭了我们,她…她跑了。」
  「我操你妈的!你这个傻逼东西!去死吧!!!」
  「泰哥!别!别!啊啊啊啊!!!」
  愤怒中的泰隆一脚便踩死了这个倒霉的喽啰!而此时船上的所有歹徒也都不
约而同的围了过来,他们看着血灌瞳仁的泰隆,看着甲板上的四具尸体,不禁都
感到了一阵可怕的恐慌!
  「你们谁看见那个婊子了???」
  「泰哥,都没见啊,她……她不会跳船了吧?」
  「去你妈的吧!你以为她跟你一样蠢啊?这里是大海!!」
  茫茫大海只有一船孤立,聪明的夏凝怎么可能会选择跳海呢?这个简单的道
理就连泰隆都知道。可这艘巨大的货轮上想要找到一个隐藏起来的女人,也不是
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就在这时,一个站在瞭望台上的喽啰,却冲着甲板上的泰隆高声叫道。
  「泰——哥!!!我看见那婊子好像逃到船后面去啦!」
  「船后面??糟了!那是武器库!!快、快追!不能让她进到武器库里!!」
  「泰哥,你放心吧,武器库的大门是封闭的。」
  「你他妈懂个屁呀!!都给我追!!!」
  泰隆心里清楚,如果要让夏凝进到了武器库里,那接下来无疑就是一场可怕
的灾难!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警官虽然表面上看似人畜无害,可只要让她手中
有枪,那再想要抓住她可就难如登天了。
  「泰哥!她就一个人,就算拿到枪又有什么用?大不了我们跟她拼了!」
  「拼?拼你妈个逼!夏凝可是射击天才!她曾经用四发子弹就干掉了我们十
几个人,不能让她拿到枪…绝对不能让她拿到枪!控制室!!把通往武器库的大
门给老子锁上!!!」
  「…………………………」
  「控制室?你他妈听见了没有??控……」
  「泰哥!!那婊子没去武器库!她…她在控制室里!!」
  「什么!??妈的!!!」
  一群凶徒在巨大的货轮上被聪明的夏凝耍得团团转,此时这些喽啰在泰隆的
引领下,又一窝蜂的冲向了船舱内的控制室里。然而当他们来到控制室的时候,
却发现这里早已是人去楼空了。
  「妈的!!这个臭婊子!要是让老子逮住了,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咚隆…嗒…嘟砰……」
  「泰哥!走廊那边传来动静,好像是厨房!!」
  「厨房?哈哈哈!厨房里面没有后门,我看这婊子还往哪跑?你们都给老子
冲进去!!」
  随着泰隆一声令下,这群歹徒们便都又一股脑的冲进了厨房。
  可当他们刚踏进厨房里的时候,突然之间厨房里火光四射,只听『轰隆』一
声巨响!几个还不知情的歹徒就被一阵可怕的爆破炸飞出了门外!此时整个厨房
被炸的硝烟弥漫,尸体支离破碎的散落了一地,气的泰隆不禁一阵爆叫!
  「操!!这该死的臭婊子居然把煤气给点了!」
  「泰哥,她…她应该也被炸死了吧??」
  「不会,这肯定是她的陷阱,你们两个,给我进去!」
  「啊??泰哥,还…还是再等等吧。」
  「等你妈逼!给老子进去!!」
  泰隆连踢带骂的将两个怕死的歹徒赶进浓烟滚滚的厨房里。而在厨房里的浓
烟之中,等待他们的却是两把飞射过来的锋利厨刀!
  「额啊啊啊!!」
  「哇额额…啊啊!!」
  刀刀命中,尸体落地,让那些门外还活着的歹徒们瞬间都望而怯步了,这不
禁让此刻的泰隆又暴怒的对着厨房里面大吼大叫了起来!
  「夏凝!!你这个阴险的婊子!!你有本事就给老子滚出来!!」
  「……………………」
  「妈的,夏凝!!你滚出来!!咱们单挑!!」
  「…………………………」
  「……夏凝??母狗!出来啊!!?」
  「……………………………………」
  「泰哥,里面好像没动静了。」
  「你妈的……进去!都给老子进去!!」
  十几个胆大的喽啰冒死冲进厨房,而这时厨房里除了一片狼藉之外,却根本
没有发现夏凝的踪影。
  「泰哥,这婊子不在这里啊。」
  「不可能!我他妈刚才还听见她的声音呢。」
  此时泰隆也走进了厨房,他拨开四周的烟雾,瞪着脸上的那一颗斗大的眼珠
子,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猛然听见在厨房角落上方的通风口处传来了
一阵响动,便惊喜的高呼了起来!
  「哈!这婊子钻进通风口里了!!你们都给我起开!老子要亲手抓住她!!」
  泰隆纵身一跃!便也跟着钻了进去。可他那健壮的身躯实在是难以在狭窄的
通风管道里自由活动,只能艰难的匍匐着身体,一点一点的爬向管道的深处。
  「该死的婊子!欠肏的母狗!等老子抓住你,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咬牙切齿的泰隆拥挤在通风管道里,他看着眼前那仿佛无尽的通风管,却始
终瞧不见夏凝的踪影。而此时的他也越来越难以攀爬了,感觉里面的空间越来越
窄小,便又只好原路倒退了回去。
  「妈的,这通风管是哪个傻逼装的?怎么这么窄?你们几个!先把我拉出来,
咱们去对面的管道口堵住她。」
  「……………………」
  「哎!!?都他妈聋了??把我拉出来啊!!」
  「…………………………」
  「我操他妈的!今天是怎么回事??哎!!我说你们人呢??」
  泰隆冲着管道外连喊了好几声,但却始终是无人回应。此时这个强壮的男人
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便硬是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从管道里倒钻了出来。
  「妈的!你们都不想活了是不是?居然敢不听老子的……」
  然而当泰隆再次回到厨房里的时候,眼前的景象顿时让这个大汉感到脊背发
凉!!
  「怎…怎么回事??怎么都死啦???」
  此时船舱里呈现了一副恐怖的画面,那十几名原本还活着的歹徒,此刻全部
都倒在血泊之中。他们的喉咙都被人用刀子割破,鲜血流满了整个走廊,让整艘
巨大的货轮瞬间变的鸦雀无声,除了泰隆的吼叫外,整个船上都安静的可怕!
  「有人吗??还有活着的人吗??夏凝!!夏凝!!是不是你这个婊子搞的
鬼啊!??」
  莫名的死尸,割破的喉咙,腥臭的血液,游荡的回声,这一幕幕诡异的景象
让泰隆不禁开始恐慌了起来!此时,这个怒汉大吼大叫着想要跑出船舱。然而当
他来到舱门的时候,却发现大门早已紧锁了起来。
  「夏凝!!夏凝!!!你这个欠肏的婊子!!你在耍什么花样!??给老子
出来啊!!」
  「咚!嗡——嗡嗡嗡……」
  一声震耳欲聋的嗡鸣声,使整条船舱内的灯光霎时间全部熄灭了!整艘巨大
的货轮也立即失去了动力,可怕的黑暗瞬间便侵袭了整个船舱!在漆黑一片的走
廊上,剩下那几盏应急灯在发出着微乎及微的光芒。而就在这时,一个无形的东
西正悄然潜伏在黑暗之中,偷偷散发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息。
  「一…二…三…四……」
  「谁??是谁??你…你他妈的!!有种出来啊!!」
  「五…六…七……」
  「搞什么鬼??有种给老子出来啊啊啊!!」
  黑暗里传来了阵阵冰冷的声音,这幽幽的声音仿佛来自深渊,又好似绝命之
钟的倒计时一般,由远忽近的传到了泰隆的耳朵里。顿时让此刻的泰隆汗毛炸立!
  他开始本能的开始绷劲全身的肌肉,挥舞着双拳,惊恐的注视着眼前那片无
尽的黑暗,将恐惧的双拳猛砸了过去!
  「八…九……」
  「操你妈!!你…你究竟是谁??你…你…你……」
  「十……」
  「啊??」
  只见一道寒光划过,泰隆顿时全身一颤!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下体潮乎乎
的,便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胯间。而随后的几秒钟,他便扯着嗓子剧痛的
嘶吼了起来!
  「哇啊啊啊啊!!!!!」
  泰隆胯下这根奸污过无数女子的粗大阴茎,就这么诡异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取而代之的只有那喷射出来的一道臭血,还有他那惨痛般的咆哮声!
  但很快,这头凶兽最后的呐喊声,也戛然被眼前这片漆黑所吞噬了。
  「哇啊啊啊……啊额…呜唔!唔咯…咯……」
  「……………………」
  「……噗咚!!」
  泰隆沉重的身体倾倒在了地板上,他捂着冒血的喉咙,瞪着一颗合不上的大
眼睛,依然莫名其妙的注视着前方的黑暗,到死也没明白过来,这他妈究竟是怎
么一回事??
  而这时的夏凝却赤裸着身躯,从厨房里的橱柜中爬了出来。此时这位女警官
跌跌撞撞的来到船舱的走廊处,凭着周围那微弱的应急灯,隐约看着不远处前方
那个漆黑的侧影,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泰隆,不禁几乎用惊讶与万幸的口吻对
那个黑影说道。
  「原来是你???你…你知不知道你把我给害苦了??呼……你怎么才来啊?」
  「……男人的精液……想必很美味吧?」
  「哈?看来你早就在船上了,你是故意看着我被他们强奸的啊??」
  「哼哼……」
  「你笑什么?」
  「………………」
  「诶?你等等!你那天晚上还没有告诉我,【天堂】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
  你…你到底是谁??」
  「……夏凝,我劝你最好收起你那要命的好奇心,小心下回你就没这么好运
了。」
  「侧影!你…你等等!!」
  正当夏凝怀着满心问号准备走向那人的时候,就见紧锁的舱门被忽然打开了!
  顿时之间万道刺眼的阳光猛烈射进了漆黑的舱门之中,让夏凝一时睁不开眼
睛。
  「呀啊?侧…侧影你别走,侧影!!」
  「侧影?哼…这是谁给我起得名字?简直难听死了。」
  当夏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鬼魅般的女人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她的眼
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侧影?侧影!??」
  走出了舱门的夏凝,四处观察着甲板上的情况。而此时这艘巨大货轮的甲板
上除了满地尸体之外,就只剩下眼前那片茫茫无际的大海了。
  此时,天空中那被乌云笼罩已久的太阳终于又重现了人间,它散发着束束耀
眼的金光,洒向了这艘阴沉的巨轮,洒向了那片冰冷的尸体,洒向了夏凝那张憔
悴不堪、沾满精斑的容颜……
  第八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