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egz.com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春色 > 【陪读妈妈罗慧】(0.5)

【陪读妈妈罗慧】(0.5)


  我叫张斌,今年十七岁,一个每当邻居亲戚爸妈教训自己孩子时毕提的正面
典型,学习好,人又乖。
  本来按照正常的轨迹,我现在应该处于正信心满满的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的
时候,可是现在却只能在眼睁睁地看着父母在为他去市重点复读,还是省重点复
读而争吵。
  「青城高中就行了,市重点,离咱家又近,还是小斌原来的学校。要是去了
省城,离家远了不说,到了新学校小斌能不能适应还是两说。」说这话的是我爸
张国栋,青城煤矿技术科,科长。
  「不行,一想到小斌原来的学校我就来气,还市重点呢!这高三一整年,小
斌从年级前五十,掉到了三百名开外。这帮老师竟然不告诉咱们,咱俩要是早点
知道,小斌还能弄到现在的地步。前几天你也不是没和我去找他老师,他老师怎
么说的?每次考完试的试卷上都有咱俩签名,就凭这个,他就以为咱俩知道了。
  他难道就不知道,签名能造假吗?就这样的老师,你让我凭什么相信他,去
省重点。我想好了,开学前我就去单位办个停薪留职,陪着小斌去。「听到我爸
还坚持让我回原来的学校,我妈罗慧气的直哆嗦,因为在家的缘故没戴胸罩,紧
身T 恤下两只丰满的乳房气的上下乱窜,把我的注意力瞬间吸了过去。
  我妈十八岁的时候就有了我,今年也不过三十五,正式(少妇,熟女)的时
候,在加上本身还在煤矿机关上班,工作清闲,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保养得很
好,丰胸翘臀大白腿,很是吸引人。
  过去我呢,跟妈妈待在一起十几年倒没什么感觉,只对那些和我同龄的女孩
感兴趣,但这些都是以前。自从高二下学期一次无意间的进入黄网沉浸之中后,
我可是把我学习的劲头全部用在专研女人的身体上了,专研的越深对这种成熟的
女人越感兴趣,而在我目前的交际圈里,被我研究最多的就是对我毫无防备的妈
妈了。
  妈妈的身材简直就是个极品,根据我的探查,乳房最少要有D杯,胸罩都很
难买到,都是订做的。屁股没有具体量过,但有一次妈妈夜间只穿着三角内裤上
厕所时,以那内裤都快勒紧屁股缝里来看,比网上那些巴西臀模要挺翘的多了。
  「不行,不能看了,这是你妈……」我心里暗暗的告诫自己,眼睛艰难的从
丰满的乳房上移开,又不由自主的落在挺翘的大屁股上,一气之下,也不管父母
说什么了,转身回房间去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最后我爸还是听从妈妈的了,花了大价钱把我弄到省城
滨江高中去了。但家里的经济也紧张起来。省城不比我家这的小城市,生活开销
很大,而且妈妈这又办了停薪留职,单靠我爸的工资,还是很吃力的。
  上学又不像别的,吃的方面肯定不能省,那就只能在住的方面下功夫了。但
省城重点高中附近房源本来就高,而且环境还不能太差,太吵的话也影响我的学
习,因此合适我的房源很难找。
  只到快开学了,才找到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而且卧室还被租出去了,我和
妈妈只能住到客厅间壁出来的房间,好在听房东说,卧室那间租户和我是同一个
学校上学的孩子。
  还差一天就要开学了,搬了一天的家,屋里有点乱,此时我和妈妈正在对房
间做最后的清理。突然听见开门,还以为我爸去而又返呢,回头一看。
  只见一个又黑又矮,面容有些猥琐的人拖着一个行李箱进来,看我回头跟我
打起招呼:「你就是新搬来的那个学生吧,我叫林新,欢迎欢迎。」说着转头看
到挺着个大屁股弯腰打算卫生的妈妈,猥琐的面容再次浮现在脸上,放下行李箱,
来到妈妈身旁,伸手覆在妈妈抓着拖把的双手上。「阿姨,我来吧,看你都累出
一身汗了,让我来。」说着,胳膊顶在妈妈的胸部和妈妈拉扯起来。
  拉扯半天,妈妈不疑有他,只当林新热情,再加上此时也有些尴尬,就放手
让林新去干,顺便和林新聊起家长。
  「那就谢谢了,你多大了,听说你也在滨江高中上学?」
  「嗯,我今年16,开学就上高三。」
  「我家小斌也是啊,说不定你们还会是同学……」
  「……」
  妈妈有帮手,我可没有,要继续干着,不过从妈妈和林新的对话中,却使我
对林新了解不少。
  虽说刚才看到林新占妈妈便宜时有些不爽,但我也不得不有些佩服林新,学
习方面就是个天才,还是学神的那种。平时不怎么学,只要上课时听点,就能高
中三年常年霸着学校年级前三,这是省重点啊,清华北大可以说稳了。
  生活方面,家是本市的,不过就是离学校远点,就在学校附近租了这个房子,
每月还有一笔丰厚的伙食费,平时吃饭都是在附近的饭店吃。
  转眼间,开学半个月了,期间发生了很多事。
  第一件事是开学发生的,我被分到了林新他们班高三一班,这件事妈妈很高
兴。
  第二件事,妈妈看到林新一个人,天天吃饭都要上外面吃,觉得挺可怜的,
就邀请林新和我们一起吃饭。当然,林新也很懂事,虽然妈妈死活不要他钱,但
他还是时常带些水果蔬菜回来。这件事妈妈和林新都很高兴,妈妈是觉得又能省
下一笔钱了,我爸也可以轻松了许多,不用再下班了还要出去接死活。林新嘛,
不知为何,每当想起他第一次看到妈妈时的猥琐表情,总感觉他目的有些不单纯。
  第三件事,就是我感到很不爽,妈妈和林新却很高兴的事。在开学一星期后,
林新在我复习完作业,正和妈妈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时。突然提出要给我补习,
这使得我和妈妈在这异地唯一相处的时间没了,一补习就到深夜。林新倒好,给
我补个一个钟半个钟,就给我一大堆试卷让我去做。而他却跑去和妈妈看电视。
  滨江高中,高三一班数学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解着,昨天发下的试卷。但此时,
我却无法专心听讲,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7;46。
  「林新怎么还没来,这都上课十多分钟了,不会睡过头了吧,我要不要给他
打个电话。」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我犹豫着,我和林新平时上学都是各走各
的,我需要上早自习,每天六点半就要来到教室。林新却不用,因为学习好的缘
故,只要林新成绩不落下来,老师一般不会管他。但是现在都已经上课了,他还
没到,因此我十分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与此同时,妈妈在犹豫着,饭都已经热好了,往常七点左右林新就会起来吃
早饭了。但今天不知怎么,这都已经上课了,她也叫了好几回了。可是卧室里林
新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不由让妈妈担心起来。「不会出什么事吧,前几天看的
一个新闻上说,一个外地人,独自生活,几天没上班,直到屋里传出臭味,警察
破门而入才知道已经心机猝死好几天了。」想到这,妈妈不安起来,虽然林新在
我看来长得不怎么样,但给妈妈的印象却很好。一咬牙,对着林新的房门撞了过
去。
  「啊!」
  原来房门没有锁,妈妈这一冲之下,力气使得又大,顿时收不住步子,栽倒
在卧室的大床上,脑袋栽在林新赤裸的双腿之间。
  妈妈把头略微向右一转,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二十厘米长、小臂粗,散发
着浓重腥气粗大狰狞的肉棒。
  眼前的景象,让妈妈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看到,林新全身赤裸,一脸惊慌失
措的坐了起来。
  「罗姨,我……我……」
  妈妈迅速的从林新身上爬起,站到床旁,粗大的肉棒与空气中弥漫的浓重腥
气,再加上一个多月没有性生活,点燃了妈妈的性欲,使妈妈有些心慌意乱。但
当看到林新那语无伦次的样子时,强自压下心中那跃跃欲试的冲动。
  「小新,这都到上课点了,你还不去,就是因为要手淫。」
  「罗姨,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自从你来了之后,我每天早晨晚上都特别冲动,
如果不手淫的话,一天都没有精神,晚上也睡不着。」
  听到林新所说,妈妈本来有心恼。但转念一想,这不是证明我的身材好吗,
连小孩子看到都控制不住。
  而且林新这孩子,看着挺瘦的,想不到肉棒能这么大?老公的能有他的一半?
  这样的肉棒他以后结婚了,谁能受的了?也许要生过孩子的才可能受得了?
  想着想着,妈妈的脸也越来越红。
  「罗姨……」林新可怜兮兮的冲着妈妈叫道。
  声音惊醒了正在胡思乱想的妈妈,感觉到脸上发热的感觉,妈妈暗「呸」了
自己一下,转身急忙向门外走去,边走边说:「这事,我也没法帮你,你快点弄
出来吧,再过一会一节课就过去。」
  五分钟过去……没动静。
  十分钟过去……还是没动静。
  二十分钟过去,还没见林新出来,妈妈忍不住来到林新门前。
  听到脚步声,坐在床边,林新停下正在肉榜上套弄的右手,抬起头看着妈妈,
苦涩的道:「罗姨,还是弄不出来,我是不是要死了。」
  「别停呀,你这一停不又要重新弄了。」看到林新停下手中动作,妈妈急忙
说道。
  「可我这手都酸了。」说着,林新伸出软弱无力的右手。
  「那就换手,笨啊!」看到林新还是不动,妈妈不由得为他着急,在不快点
等他吃完饭再到学校都快中午了。
  「哦。」答应了一声,林新又换成左手套弄起来。
  龟头不时渗出的粘液与空气遭遇,化为腥气,渐渐钻入妈妈的秀鼻,再通过
鼻传进大脑,刺激着妈妈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身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林
新旁边。
  「快点,别慢下来,要不全白费了。」看到林新套弄肉棒的速度慢了下来,
妈妈也心急起来,都快要忍不住替他动手了。
  「不行,我弄不了了。」林新突然抽回左手,就像是放弃了一样,绝望的看
着妈妈。
  「小……」
  还没等妈妈说完,林新突然又满脸希翼的看着妈妈:「要不……罗姨……你
帮我。」
  虽然隐约知道林新这话的意思,但妈妈还是忍不住的问道:「怎……么帮?」
  「帮我手淫。」说着,林新就像是不好意思一样,低下了头。
  妈妈没有回答,而是蹲在林新身前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握住肉棒。
  「肉棒好大!好烫!味道好大啊!」
  「罗姨,可以动了。」看着妈妈蹲在身前,握住肉棒愣住的样子,林新脸上
的戏谑之情一闪而过,柔声道。
  「啊!」妈妈惊叫了一声,赶忙收拾起被扰乱的心绪,开始认真地套弄起来,
上,下,上,下………
  看到妈妈认真地模样,林新也开始动了起来。先是把身体躺在床上,在慢慢
的向床上方移动,引导着妈妈也慢慢的来到床上,跪坐在林新身旁右侧。再伸出
右手慢慢的把妈妈衬衫的纽扣一颗颗解开,漏出妈妈特意定制的粉色纯棉胸罩后,
开始在妈妈光滑纤细的嫩腰上游走。
  又过一会,看妈妈没有反应,又来到胸罩被扣上,手法熟练的一捏,打开被
扣,同时也怕惊醒沉浸在套弄快帮的妈妈。双眼紧紧的盯住妈妈面部,抓住被扣
两端一点一点的在不惊动妈妈的情况下放开,直到完全脱落。
  「解开了!」林新心里十分兴奋,右手也从妈妈光滑的背部转移到妈妈的乳
房上轻轻揉捏,见妈妈还是无动于衷,渐渐地又覆在妈妈的乳房上,掌心沾着已
经直立起来的乳头画起圈来。
  「啊!淌水了,淌水了。止不住了,怎么办……怎么办?」乳头处传来的快
感不断的刺激着妈妈,使得妈妈本就潮湿的肉穴,更加泥泞。为了防止被林新发
现,妈妈急忙紧闭双腿跪了起来,左手松开肉棒拄在林新左侧,上身附在林新身
体上方,右手更加快速大幅度的动了起来,只希望林新快点射出来。
  其实早在林新刚刚覆上她乳房的时候,妈妈就知道了,只不过当时妈妈明显
的感觉到林新的肉棒又大了,硬了许多,以为马上就要射了。再加上现在突然收
手,之前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不说,光是面对揉捏她乳房的林新就够尴尬了。
  可现在肉棒到了比刚才又大又硬了,但射的迹象却还是没有,这不由使妈妈
更加焦躁了。
  妈妈突然动作起来,吓了林新一跳,不过一看妈妈没反对,反而更加快速的
套弄肉棒,林新的心顿时激动起来。
  「刚才左手够不到,到是亏待左手许多,现在我要一次补上。」
  林新左手刚伸到一半,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把沉浸之中的两人,同时惊醒,
停了下来。
  顾不得此时衣衫不整,妈妈急忙的拿出手机接听。
  「妈,林新怎么还没来啊,第一节课都下课了,你快点叫他。」此时还不知
道林新根本就没睡觉的我,一下课就再也忍不住给妈妈打来电话。
  「哦,是吗,我还以为他走了呢,我这就叫他。」说着,看了一眼,左手僵
到一半还没收回去的林新,妈妈对着林新喊道:「林新,林新……」
  看着妈妈裸着双乳右手还在举着手机和儿子通话,林新本被吓的差点软了的
肉棒再次硬了起来,十分配合的应了两句,人却坐了起来,不顾妈妈的反抗把妈
妈搂进怀里。
  而对此毫不知情的我,听到林新的声音也就放下心来,反正离上课还有段时
间,就和妈妈聊起家常。
  「妈,今天中午吃什么啊!」
  「牛肉柿子。」
  妈妈一边快速简洁的应付着我,一边拼命的在林新怀里挣扎,而且还不能发
出声响来,很是心累。
  「又是牛肉柿子,昨天不是刚吃妈,今天又吃啊。」
  「嗯。」
  此时妈妈的一对乳头,正被林新双手揉捏,能控制不呻吟出来就算不错的了,
哪里还能心思回答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