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egz.com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春色 >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8)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8)


 「我这是在做梦吗……如果这是梦境,就不要让我醒来,我宁愿死在这样的
梦境里。」
  关云亮轻轻抚摸着莫寒的小脸,这个艳丽的女人总带着委屈的样子,就算是
在这样暧昧的时候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下也不是情欲而是悲伤。为什么呢,为什么
会有这样的悲伤,谁会忍心让这样的女人流露出如此悲伤的眼神?是为情所伤,
还是……
  「不是梦哦。只在这房间,只在这一次,忘记所有吧,不要想女朋友,不要
想工作,就只有我。」
  莫寒解开制服的扣子,她在空乘制服下只穿了一件内衣,那对傲人的玉峰呈
现在男人面前,紧窄的内衣甚至不能完全盖住那雪白的丰满,这对美好的峰峦一
部分已经裸露在外,随着她甩下制服的动作,她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圆润
的肩头都全部展现在男人眼前。
  在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中,莫寒缓慢解下了最后的遮盖物。
  关云亮伸出手去对这双乳峰进行温柔的挤捏,手掌中传来一阵坚挺结实又柔
软滑腻的美妙肉感,尽管他早有女朋友也对此事无比娴熟也还是双手颤抖。爱抚
了温润乳峰几十秒,关云亮拇指和食指捏住莫寒的紫葡萄轻轻拉扯拈动,很快那
紫葡萄就在他指尖挺立起来。关云亮突然坏心的加重力道挤压这对紫葡萄,莫寒
仰起头发出一声甜的让他骨头都要酥碎一地的媚叫,腿间那早已硬挺的火热猛地
一颤差点就喷撒出来。
  居然差点被这女人一声娇喘缴枪,关云亮啊关云亮,这一天你想过吗?
  「真是极品好奶啊,真想尝尝它的味道。」关云亮继续握着莫寒那对饱满坚
挺弹力十足地仙桃,手指继续揉弄拉扯着那两颗鲜嫩欲滴的紫葡萄。莫寒的乳峰
确实是波涛汹涌,关云亮这样的成年男人竟然无法一手掌握她的柔软温润。
  关云亮把两座玉峰向内挤压,让那两颗紫葡萄挤在一起,然后张嘴把它们含
进口中。在含住它们的刹那间,仿佛一个霹雳在心间炸响,平静的心海顷刻间乌
云密布,涌动起倾覆一切的巨大海啸。
  这就是莫寒的葡萄,鲜美又甜蜜的感觉,如同时光倒流回那最纯正的岁月和
最初心爱的女孩一起在简陋旅馆里互相侵占,又如同是创业初期离开简单的房舍
在外面奔忙一整天,回到家之后被那个本以为可以相伴一生的女人温柔相迎。
  这一刻,关云亮感觉自己是完了。
  他的舌头围绕着莫寒的紫葡萄先是温柔的轻舔再是轻咬,再然后就是一阵猛
吸仿佛要从中吸出甜蜜的乳汁。在他近乎于粗暴的攻击下莫寒香乳开始发胀,雪
峰顶端的紫葡萄更是在唇舌间羞涩又骄傲的舞动着。休息室幽暗的光线下可见一
个男人将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搂在怀里埋头在女人晶莹洁白的乳峰间,女人雪峰
顶端的果实被男人吞进去无法看见,只有清晰地吮吸声和顺着雪白乳峰滑落的口
水……
  「没关系的,我不会离开的,至少,在这一个小时里,我是你的。」
  这男人突然间就像是疯了一样,那样的眼神莫寒多次见过,她对这个似乎抽
了风的男人产生了一种深切的同情,于是反将他搂在怀里将他的脸紧压在自己那
一对温柔香软的美乳上,让这男人含着自己紫葡萄吮吸的同时听着自己的心跳。
  「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里,不要怕。」
  莫寒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哄着这个比自己大七八岁的男人,这样的姿态她曾用
来安抚李宇琪戴萌赵嘉敏张语格,但这样被吃着葡萄的安抚还是第一次。待关云
亮平静下来之后,莫寒微笑看着他,温柔将他推倒后俯身下去,捧起自己那对羊
脂般的白嫩玉峰,将关云亮的肉棒夹进去。她的乳沟很深,打起奶炮来有无法言
喻的舒适感,强烈的挤压感让关云亮的精神和肉体上受到双重刺激,再配上莫寒
那妩媚的笑容,爽得关云亮几乎忘记了自己姓什么。
  其实姓莫也挺好。
  关云亮将莫寒的一对美乳向内挤压迎合自己的抽送,感觉到肉棒在一团柔软
温暖的软肉里摩擦,龟头上酥麻的快感迅速蔓延到全身,他又一次差点就把浓浊
的液体喷撒在这香嫩的山壑间。他强压下快感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在晶莹洁白的
香乳中抽动,龟头从乳沟中不断钻出,随着他的抽插不断顶着莫寒白润的的下颔。
这位妩媚温柔艳丽无双的乘务长正在为自己尽情乳交,这感觉真是太棒了,就算
是在天堂都不曾设想过有这般甜蜜的温柔。
  一波又一波从玉乳传到全身的快感蔓延进身体深处,让敏感的子宫一阵阵痉
挛,芬芳的蜜液自女神腿间蜜贝中慢慢流出,莫寒也闭上美目发出娇软的呻吟。
  「嗯~~~唔~~~啊~~~」
  关云亮差一点又要缴枪投降,不得不停下在莫寒乳峰间抽插的动作,让莫寒
换了个动作,握着坚硬肉棒将龟头对准了莫寒那因嫉妒被怜爱的美乳而哭泣的小
蜜壶。莫寒的蜜唇已经非常湿了,龟头在两片鲜红的花瓣之间稍稍点触几下就突
入进去,在紧致的花道中撑开一条道路奋力前行,让肉棒顶端愤怒的龙头挤压着
她的花心,而被入侵的蜜壶也将闯入的肉棒紧紧裹住压迫挤压着。这是绝美的快
感,即便是有丰富经历的关云亮也在短时间内彻底迷恋上这种让人为之疯狂的快
感,随着巨大肉棒的不断进出,大量芬芳的晶莹蜜液被带出,将休息室的地毯沾
湿一片……
  不需要考虑未来,不需要考虑感情,不需要考虑理性,只暂时遗忘一切将灵
魂抛进欲望的漩涡之中,屈从与最简单最原始的肉欲。在这美妙的沉沦中是一个
简单而纯粹的世界,没有纷乱的爱情,没有沉重的蓝色旗帜,没有那些海誓山盟
那些甜蜜誓言,只留下最简单最狂野的涌动。我在被需要,我在作为一个女人被
需要。
  意乱情迷的莫寒娇躯颤抖,因欲望而泛着粉红色泽的双腿紧夹住男人的腰,
被撑满的狭小甬道蠕动着吸附着坚硬的肉棒,当肉棒深入到尽头时甬道尽头最娇
嫩的花心轻轻含住暴怒的龟头吮吸着挽留它,男人也上道地抱起莫寒娇小的身体,
大力摆动腰肢让肉棒在她的蜜壶里插得更快更深,龟头一次次顶上她娇嫩的花心
试图突入进去。
  「啊~~~嗯~~~慢一点~~~求你了~~~啊~~~」
  关云亮吻着莫寒温柔的红唇肆意吮吸着她甜蜜的津液,身下的动作一点没停
反而不断加快速度让这个就算在被抽插都如同远在云端之上的女人发出连绵不断
的尖叫。在他的努力下莫寒也终于丢弃了平日里的冷傲和疏离,化身为被性欲支
配的欲女,配合著他抽插的动作大声的呻吟着。
  蜜壶内滚烫的硬挺快速抽动着,强烈的快感让莫寒的子宫一阵阵颤抖痉挛,
甜美的蜜液一波波洒在男人的龟头上,在男人越来越狂野的抽插中大量香甜的蜜
液被带出,不断地滴在脚下那红色的地毯上,让那地毯上都留下了一片水痕,红
色地毯上出现了一片令人浮想连篇的显眼黑色……
  整个房间里都是莫寒娇羞又哀怨的甜蜜喘息,整个房间都是莫寒香甜浓郁的
花露芬芳,理性温柔又严肃认真的冷艳队长在这轮欢爱中抛弃了所有的理性所有
的思维,沉浸在蜜壶传到全身的美妙快感之中。她单薄的身体配合著男人的每一
次冲撞,让那火热的硬挺完全插入自己的蜜穴,在甜美的蜜贝中占据每一处空间
……
  不知过了多久,莫寒猛然睁开紧闭的眼睛发出一声尖锐的长泣,在她娇媚的
叫喊声和泪光潋滟的美眸下关云亮也感觉到那裹着自己肉棒的蜜穴肉壁猛然收紧
几乎要把他的肉棒夹断!关云亮终于克制不住,努力将肉棒向前送出,狠狠撞在
莫寒的子宫口上,将憋了许久的火热精液全部喷洒进玉人渴望被灌满的淫荡子宫
里。
  剧烈的交欢让莫寒昏厥过去,在她昏迷之前关云亮依稀听到美人唇边那若有
若无的呢喃。
  「戴萌……」
  激烈的性爱结束了,关云亮理应立刻离开休息室回到自己的座位避免被其他
空乘人员看到这一幕的尴尬,但他不知道怎么地根本不愿意动,就这么抱着昏睡
的莫寒怔怔看着她疲惫的脸庞。现在的莫寒没有了初见时那种精致得仿佛是可以
勾画出的甜美笑容,似乎永远都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慌乱和恐惧。
  到底还是个女人啊。就算再强大,在她的心底也是有那样的细小的不安存在,
她一直不说,但那不安是一直存在着的。我想要保护她,想让她的脸上永远都不
要再出现这种连睡着时都只能浅浅的不能被轻易发现的不安,想要让她永远在笑
着,不一定是乘务长,甚至不一定是空姐,只是作为一个女人作为莫寒笑着。
  肉棒仍然半硬不软,他舍不得从莫寒温暖的蜜穴中退出来,就这么抱着她看
着她安静的睡颜,这一刻全世界一下子寂静下去,周围一片漆黑,这个女人是黑
暗中唯一的光芒。
  多少次都说没关系啊你们只管去浪吧我相信你们都会记得回来都会记得回家
的路,可是在不经意间曾经紧密维持的羁绊一点一点的变淡最终消散的无影无踪。
一面说着莫寒一生推永远只爱莫寒一面转身又是另一张面孔。我知道你们在我面
前都只是假装的一心一意,我在你们面前也是呢,假装不在乎,假装一个先天下
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圣人。
  我是队长,我的粉丝不可避免的带有队推属性,在谈到莫寒的时候我不知道
他们想起的是什么,是SNH的偶像莫寒,是队长莫寒,还是总监督莫寒?因为
成熟所以理性,因为理性所以数年如一日坚守着偶像的底线,不争不抢放走一个
个可能抓得住的机会,直到最后,连我以为的那些在最后时刻都会理解我陪伴我
的人都离开了。是我错了吗?我在坚守着的规则,是错的吗?还是说真的像那首
人间规则,犯规的人却能得到更多?
  我想要你们只看着我,这是我的私心,但我一直都不能说出自己的私心——
作为队长,作为蓝队的盾,作为这个队伍的核心,我居然让你们只看着我,这样
的我,真的很让人失望吧?鼓起勇气说出那样的话就已经抛却了过去的圣人模式,
现在的莫寒,是不是也可以为自己争取一些什么东西,是不是也可以找到服务与
别人之外的为自己而作战的理由?
  休息室的门突然间被打开了,上衣不知道去了哪里下身也被扒掉了内裤只剩
下一条短裙的王晓佳被几个带着浅绿色领结的男人玩着美乳走了进来,眼见这一
幕王晓佳发出一声尖叫。
  「啊————————」
  莫寒也被惊醒,幽幽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紧抱着自己的男人——她的第一个
男人。
  「呐,你知道吗。」莫寒忽而对关云亮露出一抹极为魅惑的笑容,「苏联有
个很经典的笑话,什么叫集体经济——就是你们假装发给我们工资,我们假装工
作。放在我身上也成立的哦。什么叫羁绊呢,就是你们假装理解我相信我一心一
意爱着我,我假装相信你们的爱,假装相信你们真的会只看着我一个。」
  关云亮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
  「你是尊贵的客人,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呢。该说
对不起的是我,不该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传递给你。我是偶像,我要传递出去的是
积极阳光乐观向上的一面,我希望可以做太阳照亮每一个喜欢我的人,而不是做
乌云遮蔽他们的阳光让他们和我一起难过。喜欢我的话就来上海吧,嘉兴路的S
NH48Team SII队伍,我是副队长莫寒。」
  莫寒。莫寒是吗。这个女人仿佛是一个黑洞,只要靠近了就算是光都会被她
吞噬进去,再也无法逃脱。
  我不要你再哭泣。我不会说只爱你一个人又转身对另一个人说同样的话,过
去的我是一个很花心的人,但从今以后,你就是那个唯一。
  SNH莫寒。我记住了。莫寒,漠漠轻寒上小楼,真是个幽美的名字。不,
那个女人的话,应该是莫畏艰险,傲雪凌寒才对吧。今后的路,也希望可以陪你
一起走下去。
  地面之上。
  「陛下,我们真的要把这个东西装在飞机上吗?子杰宝宝死不足惜,就是和
他一起乘坐交通工具的人也会受到牵连,而且交通工具受到袭击这放在那里都是
严重的恐怖袭击,政府绝不会置之不理。」高个子女孩看看被打了一针安定已经
睡着的名义最高领导人,只是她说着不要这么做眼底却闪动着疯狂的色彩。
  「没关系,可以不装交通工具上,我们的时间很充裕他的时间却不是,只要
再等一个月就可以了。只要一个月我就可以实现那个看起来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到时候怎么处理他就不重要了,直接扔给冲绳当地的黑帮捆了扔海里就行。你们
好好等着那一天吧,这将是最伟大的成就,连科幻小说家都不敢做出这样疯狂的
设想。我是暗色的洪流,一经释放必然吞噬一切。」
  黑衣女人拿出一块闪烁着彩色光芒的宝石一样的东西轻笑。
  「可是陛下,叶狗要是营救他怎么办?」
  「叶狗已经收了我的贿赂不可能再来营救他了,我们的计划是在明天,只要
最初的一个小时不受干涉王子杰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了盘了,我已经给叶狗
打了一百万让他能滚多远就滚多远不要回来这冲绳临时总部,当然这一百万也是
从子杰宝宝卡上划出来的。叶狗应该不会回来,就算回来,我也有对叶狗专用宝
具!」
  「乖离剑?」
  「我要是有那种东西早糊叶狗和子杰宝宝一脸了还用这么操作?好了赶紧准
备迎接飞机降落,我要和莫寒好好交流。」
  「莫寒前辈?太好了帝后是真的!」
  「真你个大头鬼!不要乱磕什么奇怪的CP,还有帝后这听起来就像是乱伦
的CP名称是什么意思啊!!!」
  三个女人离开之后本该熟睡的男人睁开了眼,露出一抹阴毒的笑容。
  行啊你,架空了我不说还想弄死我,虽然在冲绳岛没有我的关系网够得着的
人,陶莺也不在这里无法联系到,但叶盛是一个让人放心的人,他手里可是有让
我绝地翻盘的东西,只要他明天回到中心就可以结束这一切。等我拿回权力之后
那些趋炎附势的小婊们都别想跑,尤其是莫寒,明知道我被疯女人控制都不营救,
不营救就算了还隔几天就来看我假装不知道我被控制这件事继续跟风女人谈笑风
生,怕不是看疯女人胜算大就决定顺水推舟爬上她的床吧。叶盛可不是用钱就能
收买的人,就算疯女人想要用美色引诱他,他也不会中计的。叶盛就是一个正直
可靠既不贪财也不好色的好下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