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egz.com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激情 > 【姑奶奶我就是骚~你咬我】(06)

【姑奶奶我就是骚~你咬我】(06)


(第六章) 请吃残废餐
婆婆百日后,在姐妹们相互的安抚下,我的心绪也渐渐平静了很多,当一切
回复正轨后。
在三高夫人的号召下,我们几个贵妇人也像别的贵妇团一样,成立了一个姊
妹会,李x蓉她们的贵妇团叫「金鸡会」,我们的贵妇团叫「银鸡会」。是金银铜
铁锡的「银」,是「银鸡会」。而不是「淫荡」的「淫鸡会」,千万不要叫错。
我们首任会长就是三高夫人,我们这个「淫鸡会」,不对,是「银鸡会」,在
我们会长的带领下,开始南征北讨各大牛郎店、夜店、舞厅,处处都有我们辉煌
的战绩。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三高夫人与局里一个韦科长的老婆—游小丽,和我
三人由三高夫人带领,来到火车站附近的小巷子里,我们走进了一家外表没任何
招牌有点旧旧的餐饮店。
门一推开就看到一个稍微肥胖的中年妇女,笑着脸点头的说:「美女,来来
来欢迎光临,你们订的包厢已准备好了,我带你们上去,请上三楼」。
在走过二楼时,看到这层楼摆放着五、六张的咖啡桌,在每张咖啡桌旁的椅
子上都坐着四、五个穿着乾净且都是背心与宽松短裤打扮的男外劳,大约有二十
多个左右,他们正在玩着牌或是在玩手机。看到我们上来,都站了起来跟我们微
笑点头。
当他们站起来,加上灯光明亮,我看到除了几个长相斯文些外,大部份都是
体格健壮手掌粗糙,皮肤黝黑的男人,大约都在三十岁以下。
小丽就一脸妖艳像个识途老马似的说:「先挑好了,免得等一下又要下楼来
挑,慢了,好的都被挑走了」。
三高夫人一听就停下脚步,看着我说:「你是新同学,从你开始先挑,不要
客气,客气吃亏的是你自己」。
我一脸愕然的说:「不是说吃饭吗?干嘛要挑男人」。
当我一说完,他们两个就哈哈大笑,随后三高夫人就说:「你上面的嘴要吃
饭,难道下面的嘴就不用吃了吗?你这个傻屄。快挑你下面的嘴要吃的菜」。说
完就指着那群男外劳。
她们告诉我,一般她们来吃饭都是三至五个女人,饭局较不会冷场,而每个
女人都挑二至五个男外劳。如果想玩较不刺激的,像是「猴子上树」「三明治」
「进退有巨」就点二个就可以了;假如想玩刺激点或是吃重口味的,就像「抬花轿」
「造飞机」「大锅炒」那就要点三至五个男外劳。
另外,女人一般都很小心眼,所以在挑男外劳更是有规矩的,就像我们三个
女人一起来,大多时候会由第一次来的女人或是今天的女主客先挑男外劳。挑选
的顺序是,第一个挑的女人是挑,一、四、七、十的顺序。第二个挑的女人是挑,
二、五、八、十一的顺序。第三个挑的女人是挑,三、六、九、十二的顺序。
出来玩是想大家快乐,所以稍微公平一些才能皆大欢乐。当然在用餐交谈的
过程中,如有看对眼而没挑中的男外劳也可以跟你的朋友交换,只要朋友同意,
男外劳是无权不同意交换。
另外,有时候辛苦挑了几个男外劳,在用餐时,酒一喝,同伴间就会开始划
拳或是玩骰子,赌注就是自己挑选的男外劳。往往运气不好的时候很容易就将自
己挑的男外劳全输光也是常有的事。如此输的人看着自己挑的男人,正在舔着同
伴的屄,粗黑的大鸡巴被同伴拽在手里玩。自己只能在旁边看边自摸到高潮,这
是何等淒凉的事。
她们之前有一次就是有人输光男人,还被赢的同伴奚落,而闹的大家都很不
愉快。所以三高夫人规定,以后只能交换男外劳不能再赌男外劳了。但也同意开
放女伴能带自己的老公或男友一起来玩。但是要得到同行的全体女伴同意才能带
来参加,只要有一人不同意就不能带来参加。而带来的老公或是男朋友跟男外劳
一视同仁,要全程参与不能只想在旁边窥看或是吃醋。
最重要的是这种店家都严格禁止男同性恋进场,而男外劳在服务的过程如有
发现女客带来的男人有同性恋的举动,会马上拒绝,且第一时间报告老闆处理。
如男外劳没拒绝或是没报告老闆,这男外劳的下场就是被打的半死与永不录用。
老闆说:「鸡有鸡路,鼠有鼠道,各不相干。想玩那一味的就请到别的地方,
他这地方只服务女人。为了让广大的妇女朋友玩的尽兴、玩的安全,他的坚持是
必要的」。
这个国家每年都进口很多外劳,一部份的男外劳在工厂当作业员,这一部份
的男外劳,都长的较斯文白皙。另一部份的男外劳在营建工地里扛钢筋水泥或是
搬石挑砖的,所以这一部份的男外劳,都长的相当健壮粗犷。
因为这里有各式各样的男外劳,所以来到这里的女人,青菜豆腐各有所好都
可以得到满足。
另外这里的老闆夫妻偶尔还会回馈顾客,举办个「价钱不变,服务加倍」的
促销活动,老闆夫妻会找来一些白人或黑人来此客串。听她们说大多是航空公司
的空少,或是外国短暂游学的学生。
当这些年轻的白人或是黑人来客串时,这里的女客人个个像发疯似的抢破头
要点他们的台,好让自己不出国也可以尝一尝洋火腿。
这个地方的男人用男外劳来赚钱,这个地方的女人用男外劳来花钱。这样的
女人不仅自己身心灵能够得到满足外,间接还为这里的治安做出最伟大的贡献,
不然那么多男外劳的性需求该如何发泄。
老马识途的女人都知道,来这里消费时白天一定要选假日来,平日就要选晚
上来,因为在这时段的男外劳人数较多,如此才能尽情挑选到自己喜欢的菜。而
选对时段外,还要尽早。如果晚了都是一些别人挑剩下的,不然就是让人掏光精
子的鸡巴。挑剩下的,看了都不会湿,掏光的,中看不中用也是枉然,所以时段
挑的对还须尽早。
在她们俩的建议下我与他们一样,每人各挑四个男外劳。我挑的是两个斯文,
两个粗犷的。而三高夫人是挑一个斯文三个粗犷的。小丽挑的是全部都是粗犷黝
黑的男外劳。挑好后我们一行十五人就浩浩荡荡的上到三楼的包厢。
当我们坐定后,很快整个大圆桌的酒菜就摆好了。今天喝的酒是红酒与啤酒,
另点了一瓶58度的高梁酒让男外劳漱口的。
当就序后。三高夫人就叫那个较斯文的男外劳坐在她左边的倚子上,夹她喜
欢吃的菜送进她的口中。而右边的坐位她选了一个粗犷的男外劳,喂她喝酒与拿
面纸擦她的嘴。而她选了一个黝黑的男外劳站在她背后帮她按摩肩颈与后背。
最后一个黝黑稍微嘴尖的男外劳,三高夫人就叫他用58度高梁酒漱口,当
他漱好口,他就很自动的蹲在三高夫人的倚子下,双手恭敬的将三高夫人的短裙
往腰部翻,轻轻的将三高夫人的内裤脱下来,摺好交给三高夫人随手放进自己的
包包内。然后这个男外劳就很熟练的趴在三高夫人的跨下,开始吸舔她的无毛
屄。
而看到小丽那边她也是一左一右一后一下的安排。而下的那个男外劳双手将
小丽的短裙一翻,却愣了一下。原来小丽这个骚妮子竟然没穿内裤。随即听到小
丽红着脸看着我们说:「来到这里要是穿了内裤,又是脱又是穿的,多麻烦,所
以我来这里都不穿内裤」。
我让两个长相好看的,坐我左右两边,一个夹菜剥虾喂我吃,一个喂我喝酒
擦嘴巴,一个高黑的在我后面帮我按摩肩颈背,另一个莲雾鼻的我让他趴在我的
跨下舔我的嫩屄。
吃这样的残废餐虽然我们都用不到手,但我们的手却是最忙录的,因为这些
男外劳都穿很宽松的短裤,所以我们双手左右各拽着一只大鸡巴在玩弄着,一会
掐着阴囊一会套弄龟头,一会捏一下他们紧翘的臀部,一会抚摸一下他们雄壮的
胸肌。
三高夫人说,在掐弄玩闹的过程当中,也要用肉眼检查一下他们的舌头、鸡
巴与阴囊,看看有没有不明的豆豆或是红肿等皮肤病,要是有或是感觉怪怪的,
就要马上放生,宁可付了台费不玩他,也不要冒险玩他,事后再提心吊胆。出来
玩讲究的是玩的快乐、玩的长久,更重要的是要玩的安全。要是不安全生了病,
那就得不偿失,也很有可能从此以后都不能再玩了。
所以我在三高夫人的指导原则下,用心一一的检视我身边每个男外劳,发现
都没问题,才又开始另一波的掐弄他们。每次要叫他们夹菜还是想喝酒,根本不
用开口说,只要稍一用力扯一下他们的大鸡巴,他们就会马上动作。今天才让我
明白,男人生鸡巴是让女人扯着驱使用的,真好玩。
我们的嘴里聊着天,吃着他们喂食的酒菜,背后有着舒服的按摩,下面的嫩
屄享受着刺激的吸舔,双手玩弄着大鸡巴。心里盘算着等一下要先让那一支鸡巴
干屄,让那一支鸡巴插嘴,甚至让那一支鸡巴开肛。虽说是「残废餐」,但姐真
的很忙,这就叫「残而不废」。
在酒过三巡后,小丽这个骚妮子让他两旁的男外劳,开始用嘴巴咬一半的菜
喂她吃,而另一半的菜让男外劳自己吃下去。小丽一边吃还扯起身旁其中一个男
外劳的鸡巴,让他站起来,要跟我们的男外劳比谁的鸡巴大。我们当然也不能示
弱,比就比谁怕谁,我们都从自己的男外劳中挑选了一支最大的鸡巴,扯起这个
男外劳的鸡巴让他站起来比赛。
很幸运的是最大支的那根在我这边,第二大的那根在小丽那边,当然第三大
的那根就在三高夫人那边。而三高夫人眼看就要输了,就使劲用力的揉搓那个男
外劳的阴囊,说也奇怪经她这样一揉搓,那个男外劳的鸡巴又大些,最后竟然赢
过小丽的那根。
而小丽眼看输了,竟然用自己的嘴含了一口高梁酒,坐在椅子上,为她本来
第二名的鸡巴口交起来。很快经小丽一吹喇叭,那个男外劳的鸡巴又大了些许,
最后她还是赢了三高夫人的那根,拿到第二名。而三高夫人也很有风度的让她身
边的男外劳喂她喝了一杯红酒。
在嘻闹一阵后,我们上面的嘴也已经吃饱喝足了。而下面的嘴,被吸舔的淫
水直流。我就问她们什么是「猴子上树」?什么是「三明治」?什么是「进退有
巨」?
小丽一听就笑着对我说:「你真是笨耶,连这个都不懂,来,让姐表演给你
看,你要看清楚多学点,这样你才能真正当个性福快乐的女人」。
我就看到小丽指挥她左边的男外劳,让他自己将保险套套在自己的大鸡巴上,
然后小丽就将双手正面搂住这个男外劳的脖子,然后就看到这个外劳正面蹲下来,
用双手由内向外从小丽的大腿处,将小丽抱着站起来,再来就看到小丽用一只手
抓住男外劳的大鸡巴往自己的骚屄里送。然后就看到小丽整个人在男外劳身上上
上下下的运动着,就像一只猴子在爬树一样。
调皮的男外劳在小丽身体往下时,还故意将自己的大鸡巴用力的往上顶,如
此一来插在小丽骚屄里的鸡巴插的更深了,顶得小丽不断的喊叫:「哇~好爽喔
~顶到花心了~哇~哇~好舒服」。看到小丽的淫水不断流到男外劳的大腿上。
当小丽一波高潮后,娇喘着停下来看着我说:「这就是“猴子上树”,看清
楚了没」。
接下来看到小丽身体不动,却用一只手拍了拍男外劳的臀部。就开始看到男
外劳保持原来的姿势,抱着小丽边走边啪~啪~的插屄,如此边走边插屄的绕起
全场一周。小丽告诉我说:「这姿势就是“卖便当”」。
我看了还真像。就像以前火车进站后,很多“卖便当”的人身前挂着便当架,
沿着每个车厢的车窗向旅客叫卖,真是笑死我了。
在小丽还在绕场时。我看到三高夫人双手双膝着地在沙发上。前面的嘴插着
一根男外劳的大鸡巴,后面的无毛屄里也差着一根男外劳的黑鸡巴。前面的男外
劳将鸡巴往嘴里用力一顶,就将三高夫人整个身体顶向后,而后面那个男外劳将
鸡巴往无毛屄里用力一顶,又将三高夫人整个身体顶向前。
如此两个外劳一来一往啪~啪~的顶着,就像是在打乒乓一样,而在中间舒
服呻吟着的三高夫人就像是乒乓球一样,前后运动着。当小丽再次绕场到我身边
时,就指着三高夫人,告诉我说:「那就是“进退有巨”,懂了没啊,蠢货」。
我看到她们俩个的激情演出,已经欲火难耐,跨下的吸吮早已满足不了我,
又听小丽说我是个蠢货,真是太小看人了。
当下我让左右两个男外劳都套上保险套。左边的男外劳我让他躺在沙发上,
当他躺好后,我马上将我的嫩屄对准了他的大鸡巴就骑了上去。当我骑了几个来
回,适应了一下,我就示意右边的男外劳将他的大鸡巴为我开肛。老娘我也来个
“三明治”,看你们还敢笑我是不是“蠢货”,哼!
当下面的大鸡巴干着我的嫩屄往上顶,上面的大鸡巴干着我的菊花往下插。
我前后的两个洞几乎被挤爆。下面的鸡巴插着我的阴道,摩擦着我的G点,让我
高潮不断的喊叫。上面的鸡巴插着我的菊花,摩擦着我的直肠,让我刺激不断的
抖动。真他爸的舒服,喔~喔~喔~我又到了。
在一片的淫声欲语中。小丽看到我们俩个都有两支大鸡巴插着,而她开始不
服气了。所以她开始指挥着她的四个男外劳,要玩起新娘“抬花轿”。
我就看到小丽,将自己的左手搂着左边男外劳的脖子,右边的手搂着右边外
劳的脖子。而这时左右两边的外劳,各用一只手托住小丽的背,而用另一只手将
小丽的大腿分开架起来,让小丽整个人悬空。
而前面那个粗犷黝黑的男外劳,就站在小丽分开的大腿中间,举起他粗黑的
大鸡巴,就往小丽的骚屄里用力的插进去。而小丽后面那个男外劳,就用双手推
着小丽的屁股瓣往前撞去,让小丽的骚屄不断的撞向前面的大鸡巴。
四个男外劳轮流的变换着位置,彼此通力合作着奸淫小丽。而小丽很快就在
叫喊中高潮到潮吹了,她的淫水喷得每个男外劳全身都是。
而三高夫人那边也已变换了姿势。我看到三高夫人背朝天,被左右男外劳架
起悬空着身子。左边的男外劳用他的左手托住三高夫人的右乳房,用他的右手架
起三高夫人的左大腿。而右边的男外劳用他的右手托住三高夫人的左乳房,用他
的左手架起三高夫人的右大腿。
在分开的大腿中,有个男外劳双手拉住三高夫人的腰,将他自己的大鸡巴插
进三高夫人的无毛屄里。而前面那个男外劳双手拉住三高夫人的头部,将自己的
大鸡巴插进三高夫人的嘴巴里。
如此前后两边一拉一松的姿势她们称为“造飞机”,听说这个姿势对整个人
的脊椎拉直非常有帮助,人老了也不会怕椎间盘突出压迫到神经,真是「一兼二
顾,摸蛤仔兼洗裤子」。
在三高夫人全身高潮到抖动当中。我这边也开始“大锅炒”起来,我让四个
男外劳全带起保险套,让他们轮流插入我的嘴巴、菊花与嫩屄。我们不断的变换
着各种姿势,在这四个男外劳的全力配合下,我们玩遍了「猴子上树」「三明治」
「卖便当」「进退有巨」「抬花轿」「造飞机」等等。
十五人在的大包厢里,横流着人类最原始的肉欲,不同国籍兴奋激情的叫骂
声与呻吟声充斥房间各个角落。浩大刺激的场面震撼了我们的心灵,兴奋欢悦的
高潮包裹了我们的全身。真他爸的爽!
酥麻的感觉从我的头皮、鼻头一直麻到嘴唇。最后我让这四个男外劳将他们
浓腥的精液,全数射颜在我的脸上,为我再做了一次脸部美容保养。
最后在我们三名女客满足的瘫软中,这些男外劳陆续用温暖的一次性湿毛巾,
为我们轻柔的擦拭一翻。
当我们稍事休息后,付了小费买了单。就屁颠屁颠的离开这里,带着愉快满
足的心情上SPA馆解乏充电去。
【本篇完 待续】